•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秦嶺一白 / 歷史人物 / 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兒,85歲高...

    0 0

       

    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兒,85歲高齡困死在元朝天文臺!

    原創
    2020-05-07  秦嶺一白

      七百多年過去了,郭守敬也幾乎被人們遺忘了。

      他計算出每年有365.2425天,和近代測量結果只差25.92秒。設計開鑿的水利河道,至今還在中華大地上恣意流淌。

      月球的環形山,天文學會用他的名字。

      太陽系小行星,行星中心用他的名字。

      地球巨型望遠鏡,中科院用他的名字。

      ...

      郭守敬本應像張衡、畢昇、蔡倫般家喻戶曉,竭心匯編出105卷天文歷法典籍,卻被歷史黃沙沖蝕的黯淡無光。

      或許,因為他出生在元朝,還從一個孤兒奮斗成為太史院掌門人。

      1231年,蒙古大軍揍的金國瀕臨破產。

      河北一間村大隊院子里,村民們正排隊更換戶籍表。一百多年前還是北宋戶口,如今又被金老板抵兌給蒙古人。

      大家伙談起國際局勢唾沫四濺,輪到辦業務時嘟囔幾句收費太高,順便低聲詢問:以后的皇糧估計要交幾成?

      這時候,一位六旬老者抱著嬰兒進來了。

      眾人接連起身打招呼,還騰出窗口位置讓他先辦。老人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權當回謝,接過鬼畫符般的新證件就走了。

      大媽們登時發現新話題,耍起一天不練嘴癢的長舌舞。旁邊的國觀小組成員,又被熱鬧的雜談內容激活八卦本性。

      學富五車能咋,還不是白發人送黑發人。

      幸虧有個遺腹子,老先生才沒絕門絕戶。

      你說他兒子挺壯實,怎么說沒就沒了。

      最慘的還是兒媳婦,剛生完娃就死了。

      ...

      這個嬰兒就是郭守敬,老者是他的祖父郭榮(大父榮,通五經,精于算數、水利)。

      三年后,蒙古滅掉金國狂攻南宋。

      浩大的軍費開支全壓在韭菜頭上,村里人再無閑心討論國際形勢,沉重的賦稅讓他們做夢都想著吃飽肚子。

      老郭家種地缺少壯勞力,但是糧食消耗也比別家慢。雖說沒有低保福利政策,爺孫倆一年到頭還喝得起稀飯。

      麥苗綠了黃、黃了又綠,郭榮輪鐮刀的動作越來越遲緩。

      郭守敬自從懂事起,常常跟在爺爺身后打下手。有些小伙伴跑來幫他們撿麥穗,卻被老娘擰著耳朵拽回去。

      郭榮:我老了,孩子過來幫我。

      婦人:誰幫誰啊,我們也不好過。

      郭榮看著孫子有些悶悶不樂,蹲下來說道:別人幫咱是照顧,不幫那叫本分,以后的路得靠自己爭氣才行。

      他在地上畫出兩道混合運算題,讓郭守敬算出答案才能吃白饃。

      那年大旱,全縣的麥苗沒法冬灌。

      郭榮自費設計水利方案,還給孫子講解其中的關節訣竅。他將圖紙送到村大隊,卻被領導卷著樹葉當煙抽了。

      郭榮:冬天不澆地,明年咋收糧。

      領導:收的多、交的多,還是吃不飽。

      郭榮:生產自救,好歹能多留三五斗。

      領導:費心費力,還不如躺著多歇會。

      郭榮:那就眼睜睜看著絕收嗎?

      領導:當選貧困村,會有資金補貼喲。

      技術人員的關注點,永遠和管理者不在一個頻道。他們認為明擺著作死的事情,卻往往會被扭轉為逆勢發揮。

      第二年盛夏,郭榮拎著鐮刀站在地頭。

      田間麥稈還沒膝蓋高,稀稀拉拉的隨風亂擺。領導揪著腦門上同樣稀疏的頭發,向各界痛訴百年一遇的自然災害。

      誰也不知道有沒有救災補助,反正領導家的煙筒像火葬場般冒黑氣,郭守敬則跟著全村小孩刨遍地里的老鼠洞。

      郭榮淘洗沾滿泥土的糧食,沖著小孫子說道:以后即便被別人盤剝,你也不能自絕經脈而拒絕成長。

      只有先讓自己強大,才有資格去選擇。

      郭守敬扛完最后一捆麥子,和爺爺癱坐在麥場上歇息。

      涼爽夜風吹拂掉滿身疲憊,爺孫倆靜靜仰望著群星璀璨的天宇,那種寧靜、深邃、永恒的美妙簡直無法言喻。

      南斗注生,北斗注死。你看,那顆星是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

      小郭:爺爺,你咋啥都知道?

      老郭:哈哈,你爺爺我小的時候...

      小郭:你的爺爺打過你沒有?

      老郭:沒見過,他死在宋遼戰場。

      小郭:哦,我也沒見過我爹娘。

      老郭:他們人很好,只是命不好。

      小郭:爺爺你答應去做官好么?

      老郭: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小郭:爺爺你能弄點好吃的么?

      老郭:非不為也,實不能也...

      郭榮強撐著背起熟睡的孫子,在回家路上自言自語道:我們無法選擇出生節點,但是可以選擇自己的活法。

      他拿出珍藏一生的北宋典籍,讓郭守敬每天堅持上晚自習。這些和生存不沾邊的學識,將成為選擇活法的強大資本。

      世間沒有神魔附體般的一夜巨變,只有常年熏陶出來的量到質變。

      下地干活間隙,其他少年圍著斗蛐蛐。郭守敬按照課本里的插圖,用樹枝編出簡陋的渾儀(見秦玲一白.沈括篇)。

      大家紛紛搶過來當球踢,還夸他做的繡球結實耐用,郭守敬情急之下大喊:別弄壞那層脆皮高魔的黃道環啊。

      既然和別人玩不到一塊,那就在自己的路上奮力獨行吧(生有異操,不為嬉戲事)。

      1248年,劉秉忠回鄉為父守喪,并在邢臺紫金山招生講學。

      老劉被譽為行走的百科全書,長期擔任忽必烈的第一秘書。這位奇才能牛到什么程度,先隨便說兩件事情。

      元朝國號是他取的,意為“大哉乾元”。

      元大都是他設計的,就是后來的北京城。

      郭榮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時常為孫子的人生前途憂心。聽聞劉秉忠回到縣里講學,老人頓時如回光返照般矍鑠。

      他帶著郭守敬前往紫金山,還拿出翻爛的典籍給老劉看。排隊報名的學生紛紛圍觀,很多人連書名都不認識。

      不管求他!只要能掛上劉秉忠的專家號,就相當于混進農轉非的快車道。

      老劉沒有按照排號順序錄取,而是挑選基礎扎實的人才。其他人哪來的回哪去,連歡迎下次光臨的客氣話都沒說。

      郭守敬站在學校門口,看著爺爺佝僂的身形越來越遠,還屢屢轉身催促他趕快進去(榮使守敬從秉忠學)。

      這是爺孫倆第一次分離,郭守敬的淚水悄然糊滿雙眸。他跟著劉秉忠走入內堂,看見一雙雙年輕饑渴的眼睛。

      張文謙、王恂、張易...,他們將會成為中國歷史上的科技精英,卻因為蒙元漢官的尷尬身份而被集體淡忘。

      入學沒多久,郭榮就病死了,17歲的郭守敬真正體會到身心皆孤獨。

      劉秉忠主講經學和天文歷法,很多課程都以算數為基礎。

      郭守敬的學習成績排前三,家庭條件絕對倒數第一。他自幼跟著祖父種地讀書,也不習慣同學間的嬉戲玩鬧。

      那些處于角色顛倒中的人,就好像一面在水里肆意快活、一面被澆上滾燙熱油的魚。

      郭守敬為消滅這種落差,將自己強行摁在圖書館里苦學。結果一不小心,做出縮小誤差的計時工具:寶山漏

      老劉對此大為驚嘆,連夜派人去校正忽必烈的鬧鐘。誰也不知道有沒有發獎金,反正郭守敬只看到一句話。

      命藝人郭若思,求諸古制而成之...

      夜深人靜,睡不著的郭守敬站在院里。他看著漫天繁星,想起爺爺說的話:即便被人盤剝,你也不能拒絕成長。

      郭守敬又鼓起精神,將每日所學細分為:天文、算數、儀器、技法等,這些粗大的框架,填補起來就是傳奇人生。

      然而,從來沒有一種教育是義務免費的。

      1251年,劉秉忠守孝期滿,被忽必烈請回去上班。

      劉導師臨走前寫下多封介紹信,學生們比考試得第一還開心。張文謙去親王府報道,王恂陪忽必烈的兒子讀書。

      郭守敬來時兩手空空,走時也是空空兩手。張文謙見他孑然一身無處可去,就在邢臺當地的挖渠部門要來名額。

      老張很推崇郭守敬,卻只能用蒼白的言語安慰好友。

      守敬:他為什么不幫我介紹工作?

      文謙:或許,你的性格不適合從政。

      守敬:難道他覺得我會有威脅?

      文謙:事已至此,你總得先謀生活吧。

      守敬:沒錢沒勢沒背景,我有的選嗎?

      文謙:你喜歡天文,但是沒編制...

      守敬:所以你讓我在地球上挖水渠!

      文謙:腳踏實地,也是發揮你的特長。

      守敬:我的腳一直都特么在泥里。

      文謙:兄弟,這些都是暫時的...

      失落憤懣的情緒散去,郭守敬依然很感激劉秉忠。他為自己打開更廣闊的思想天地,怎么還能賴在人家身上。

      郭守敬抱著老家的書本典籍,來到水利部門上班。他勘測多年淤堵的大小河道,繪制臭水溝改造工程圖。

      在縣領導的全力支持下,郭守敬引來一條條清潔活水。還挖出埋沒三十多年的石橋,立馬成為全縣網紅打卡地。

      元好問跑來采風:郭生立準計工,分畫溝渠,三水各有歸宿。果得故石梁于埋沒之下,矼石堅整,是可紀也...

      挖渠修河的水利工程,郭守敬一干就是十年。

      1260年,蒙哥在攻宋途中暴斃,忽必烈成功搶奪汗位。

      一朝天子一朝臣,劉秉忠推薦過的人火速升遷。張文謙當選河北地區的最高領導,第一時間將老朋友調到身邊。

      老張依然推崇郭守敬,給他講了很多蒙古高層的動態。疆域規模空前龐大的元帝國,興修水利已成為頭等大事。

      老伙計,你的春天就要來了!

      郭守敬考察各地河道流向,編寫治水可行性報告,老張帶他去給忽必烈做講解(文謙薦守敬習水利,巧思絕人)。

      中都舊漕河改造,歲省雇車錢六萬緡。

      順德達泉入城,分為三渠,灌城東地。

      灃河毀田千三百余頃,修河即可耕種。

      磁州滏、漳二水合流,灌田三千余頃。

      懷、孟沁河合入御河,灌田二千余頃。

      黃河分一渠復入大河,灌田二千余頃。

      忽必烈是個草原旱鴨子,聽完郭守敬的六大水利工程,拍著大腿感嘆道:任事者如此,人不為素餐矣!

      郭守敬當場被任命為提舉諸路河渠,主管各地河道的整修建設工作。不久又給他送來銀符,升任副河渠使。

      十年基層打磨,郭守敬憑靠自我奮斗才初入官場。紫金山進修班的王恂同學,此時已成為太子的私人家教。

      郭守敬不再失落憤懣,30歲的男人也該心性成熟了。

      1264年,副宰相張文謙視察西夏。

      這個一直處在夾縫中的小國,連年混戰造成河道嚴重淤堵。滅國后也沒人疏通下水道,老百姓天天蹲在戈壁灘吃土。

      老張看著塞上江南變成江南塞上,就喊來郭守敬挖渠修河。近百條古渠重新煥發生機,滋潤出九萬余頃良田。

      郭守敬不光干活漂亮,還主動延長售后質保服務(更立閘堰,皆復其舊)。

      第二年,郭守敬升任都水監二把手。這位元朝五品官員的辦公桌上,經常堆滿全國各地送來的河道文件。

      郭守敬想起爺爺揮舞鐮刀,一邊嘆氣一邊收割受旱的麥子。他從小飽嘗饑餓滋味,深知水源就農民的命脈。

      查泊、兀郎海古渠甚多,宜加修理。

      金口上致西山之利,下廣京畿之漕。

      引水灌田若干頃,其利不可勝計。

      預開減水口,以防漲水突入之患。

      一條條水道洶涌宣泄,灌溉出大片麥地稻田。漕運船隊上空飄蕩的號子聲,夾雜著雄性荷爾蒙爆棚的粗獷豪情。

      廣闊土地上的萬千河流,宛如人體內的血管。郭守敬將水道梳理通暢,忽必烈的身心也越來越強壯(帝善之)。

      南邊的小冤家,我們來決一死戰吧!

      1275年,蒙元丞相伯顏南征,通知郭守敬提供水運方案。

      郭守敬考察河北、山東地區的河道,繪制可以行船、設點的布局圖,附上使用說明書之后送交朝廷。

      那一戰,元軍攻破臨安城,南宋幼主逃到崖山(見秦嶺一白.陸秀夫篇)。

      陌生卻又同源的大宋亡了,沒人知道元朝漢官的感受。他們在祖父時代就被拋棄了,但是文化根脈相濡以沫。

      最開心的當然是忽必烈,他要為大一統的超級帝國改制。朝廷多個部門合并重組,郭守敬被調整為工部郎中。

      有一天,老張又來找郭守敬喝酒。

      文謙:你知道老師的遺言嗎?

      守敬:哦,這哪有我的份。

      文謙:他建議皇帝修正《大明歷》。

      守敬:沿用兩百多年,應該調整。

      文謙:你把地球也改造的差不多了。

      守敬:哈,天下沒有我挖不通的渠。

      文謙:你應該往天上看看了。

      守敬:我永遠記得那顆星...

      1276年,忽必烈命令王恂、郭守敬各帶人手觀測天象。讓張文謙、張易匯總兩方數據,及時呈報天文工作進展。

      紫金山學派的師兄弟,終于并肩站立在蒼穹之下,他們不約而同的高吼道:連把尺子都沒有,我特么拿啥量啊!

      元朝從南宋庫房搬來的儀器,早已經銹成一堆破銅爛鐵。看著收廢品的人挑三揀四,哥幾個臉上寫滿尷尬。

      咦!守敬,你當年不是做過寶山漏嘛!

      郭守敬搗鼓出十幾件新儀器,師兄弟們都看傻眼了。

      簡儀、高表、候極儀、渾天象、玲瓏儀、仰儀、立運儀、證理儀、景符、窺幾、日月食儀、星晷定時儀、正方案、丸表、懸正儀、座正儀...

      他說道:司天渾儀,宋皇祐中汴京所造,不與此處天度相符,比量南北二極,約差四度;表石年深,亦復欹側。

      耍完嘴皮子不過癮,郭守敬又畫出《仰規覆矩圖》、《異方渾蓋圖》、《日出入永短圖》,與上述儀器配套使用效果更佳。

      郭守敬源源不斷的記錄觀測數據,王恂開動八核大腦分析運算,蒙元修訂新歷法的工作漸漸走上正軌。

      1279年,忽必烈下令擴建太史院。

      44歲的王恂擔任一把手太史令,48歲的郭守敬當上同知太史院事,還經常去給皇帝補習天文基礎理論。

      郭守敬對忽必烈說:若不遠方測驗,日月交食分數時刻不同,晝夜長短不同,日月星辰去天高下不同。

      于是,盛唐時期才有13個觀測點,元朝竟然多達27處(四海測驗,凡二十七所)。

      1280年,新歷法制定完成,郭守敬寫下科技論文風格的奏章。

      西漢造《三統歷》,百三十年而是非始定。

      東漢造《四分歷》,七十余年而儀式方備。

      劉洪造《乾象歷》,始悟月行有遲速。

      姜岌造《三紀甲子歷》,始悟月食沖檢日。

      何承天造《元嘉歷》,始悟朔望及弦定余。

      祖沖之造《大明歷》,始悟太陽歲差之數。

      以上計千一百八十二年,歷經七十改,其創法者十有三家。

      忽必烈按照“敬授民時”的俗語,為新歷法取名《授時歷》。這和現代測量結果只差26秒,更比西方人早出300多年。

      那些嘲諷中國古代科學的人,或許都不屑于去翻看古籍。在東方傳統思維中,寫出來的算數公式比詩句還漂亮。

      第二年,王恂、張文謙接連病死,郭守敬扛起太史院的日常工作。

      年少時血氣方剛,常常為自己落后于人而心有不甘。如今看著他們一個個葬身黃土,才覺得那些憤懣輕如云煙。

      他將師兄弟共同測量的天象數據,匯編出《推步》、《五星細行考》、《新測無名諸星》等上百卷天文典籍。

      此后十年,郭守敬在太史令的崗位上兢兢業業。每個夜晚仰望蒼穹中星月流轉,感受著天地一粟的浩瀚與渺小。

      改造過地球、梳理過宇宙,郭守敬覺得自己可以退休了。

      1291年,有人建議將灤河納入漕運通道。

      忽必烈的理論知識豐富,做實際決策還得找老專家。郭守敬連地圖都不用看,搖頭說道:灤河不可行,瀘溝亦不通。

      時隔十五年,郭守敬再次繪制出十一條水利方案。其中便有長達82公里的漕運河道,從昌平一路貫穿到通州。

      忽必烈看完沙盤很興奮,讓丞相以下的官員扛著鐵鍬上工地,統統由郭守敬指揮(皆親操畚鍤倡工,待守敬指授)。

      歷時一年半,運河工程順利完工。郭守敬每隔十里設置一座水閘,平時用來分水灌溉,運糧時聚水行船。

      水路已通,旱道上連個賊都沒有(陸運官糧,歲若干萬石,方秋霖雨,驢畜死者不可勝計,至是皆罷之)。

      忽必烈看著河道商船云集,大筆一揮題名為:通惠河。

      郭守敬獲得12500貫獎金,白天管理地上的漕運事項,夜晚還要回太史院監測天象,這活干的當真是頂天立地。

      他覺得運河工程還能加長,讓糧船通過麗正門直入京城。然而這項規劃還未被批準,元世祖忽必烈就病死了。

      五十年后,脫脫開挖漕運延伸段,一撅頭下去沖毀田舍無數(見秦嶺一白.脫脫篇)。

      1298年,有人建議在上都修建泄洪河道,匯入灤河增加蓄水量。

      元成宗讓郭守敬去做現場勘測,67歲的老人從北京顛簸到錫林格勒,就想看看這位叫“有人”的夯貨到底是誰。

      郭守敬在山上轉了幾圈,結合本地降雨量繪制草圖,并對皇帝說:山水頻年暴下,非大為渠堰,廣五七十步不可。

      很多大臣舉手反對,一條泄洪渠沒必要搞那么寬。縮減三分之一絕對綽綽有余,省下來的錢還能當做年終分紅。

      在不該節省的地方節省,早晚得虧死。

      在該節省的地方不節省,到老得窮死。

      拿捏花錢節點,才是最高級的智慧。

      第二年秋,泄洪河道順利交付使用。

      元成宗拿出節省的經費,邀請大家伙回上都打獵。當夜暴雨引發山洪,聚合起來的洪水溢出河道四面奔涌。

      皇帝聽到帳篷外人聲嘈雜,剛出來就看見豬都漂在屋頂上。睡在低洼處的妃子團,連人帶包早被洪水沖沒影了。

      元成宗頓時清醒,拍著胸膛喊道:郭太史神人也,惜其言不用耳!

      1303年,朝廷頒布新政策,年滿七十歲可以辦理退休手續。

      郭守敬連夜提交退休申請,還附上斑駁泛黃的戶籍表。這位72歲老人的精氣神,幾乎快被大地和天空抽干了。

      然而,他沒有等來簽字放行,只收到補充條款:及七十并聽致仕,獨守敬不許其請。

      郭守敬去找元成宗申訴,皇帝對此表示很憤慨:那些人辦事咋就不動腦子,非要搞得好像精準打擊似的...

      郭守敬一輩子鉆研技術,唯獨看不懂人心臉色,元成宗只好笑瞇瞇的說:翰林太史司天官不致仕,定著為令。

      皇帝不讓走,郭守敬只能回到太史院。

      他每天準時登上觀天臺,身邊的助理卻一年比一年少。這屆年輕人喜歡混官場,誰還能耐下心性踏實搞科研。

      郭守敬想起了王恂,白須微顫道:若非沉迷官本位,你才是真正的傳奇!

      太史院的夜晚無比冷清。

      郭守敬伸手指向浩瀚無垠的天宇,說道:我剛給那顆星起名劉秉忠,你想不想也要個?

      一白:算了吧,一眨眼就找不見了。

      守敬:哈哈,原來是個天文小白。

      一白:那么多條河道,你是咋修的?

      守敬:一鏟子、一鏟子挖出來的。

      一白:難以勝數的星,你是咋記的?

      守敬:一顆星、一顆星數出來的。

      老人說這些話時滿臉自豪,眼神里卻潛藏著一絲落寞。

      蒙元已經像中原王朝般腐化,喪失掉初創一代的萬象革新。郭守敬日夜觀測六合八荒,再也沒能找出一片科研凈土。

      最終,郭守敬老死在太史院,終年85歲。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