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舊時斜陽 / 大唐榮耀 / 我是李唐國姓,我有義務為大唐分憂

    0 0

       

    我是李唐國姓,我有義務為大唐分憂

    原創
    2020-05-07  舊時斜陽

    歷史的皇帝都喜歡找人畫像。

    唐宗宋祖喜歡到發狂的地步。

    但有一個人例外,這個人就是李克用。

    據說,有一年,李克用占據河東,聲威大振后,盤據淮南的另一個軍閥楊行密很想見見這位傳說中的

    霸主是什么模樣,特意找了一個畫家,假扮商人到河東伺機偷畫對方的相貌。

    不能說,這是吃飽撐著沒事找事。

    這事兒應該說很好成功。

    就算是軍事牛人,也未必會防備一位畫家。

    但結果卻不盡人意。

    畫家玩藝術是好手,卻做不得間諜,畢竟沒有說過專門訓練,安全意識還是差了一點。

    人還沒到就為事先得到情報的河東軍士所俘虜

    報告連夜送到了李克用的書桌上,這位軍事牛人很生氣,老子少了一只眼睛,怎么畫都是丑人一個,沒見過獨眼龍帥的。

    這時一個將士提議,這畫家有膽子來,不妨讓他畫畫看,看他有什么手段。

    李克用本來不想答應,但內心也有些好奇自己在畫面上的模樣,便答應了將士的提議。

    等到畫家一到,李克用說道:“你敢來畫我,看樣子有兩把刷子,如果今天畫我畫得不好,那么這里就是你的死地!"

    畫家一口答應。

    當時正是夏天,畫家讓李克用擺了幾個造型。

    應該說畫家是個映像派高手,利用一把八角扇遮住了李克用失明的眼晴。

    李克用一看,有些不高興:“你爺爺的,你這是讓老子造假?不知道朝廷正在打假么?”

    畫家無法只能重新布局。

    這時,李克用站了起來,從墻壁上取下了一張彎弓,搭上羽箭,瞇著一只眼睛準備射擊。

    畫家一看,好家伙比我還懂擺造型。

    當下刷刷刷下筆,一幅人體肖像立即就畫成功了。

    效果自是不言而喻,李克用大喜,于是重賞畫家銀兩,并送之回淮南。

    這一幕被永載史冊。

    李克用,沙陀人。

    其父原名朱邪赤心,為唐朝末年沙陀部首領, 陰山都督朱邪執宜之子。

    因鎮壓龐勛起義有功,拜單于大都護、振武軍節度使、徐州觀察使,被賜名“李國昌”,預備屬籍,賜

    京城親仁里官邸一所。

    成為大唐名副其實的豪門大戶。

    姓名的改變,成為李克用一生最好的政治資本,為他走上歷史舞臺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唐大中十年(856年)九月二十二日,李克用出生。

    凡是牛逼人物的出生總會有些與眾不同的地方,出生就是最佳證明。

    據史書記載李克用出生時顯的格外靈異,"虹光燭室,白氣充庭,井水保溢。"

    這個超乎尋常的自然現象,在當時被傳得沸沸揚揚,都說這個叫李克用的孩子將來一定很牛逼。

    不說考試考100分,上清華、讀北大實在太正常不過了。

    李克用倒也沒讓人失望,他雖沒有讀北大,也沒上過清華,但他還是很牛逼。

    十三歲時,見兩只野鴨在空中飛翔,于是發一箭而射中兩只野鴨,一箭雙雕。

    十五歲時,李國昌討伐龐勛。他從軍出征,沖鋒陷陣均在眾將領之前。

    江湖人稱"飛虎子"。

    龐勛死后,李克用被封為云中牙將。

    牙將是個什么概念,數字可以說明一切。

    在大唐,一千人為大都統,三千人為正,偏將,五千人為正偏牙將,一萬人為正副將軍。

    妥妥的大校級別。

    如果評價最年輕的軍官,除了漢朝的霍去病外,李克用不做第二人選。

    只要耐著性子等待,有老爹這個強有力的后盾,假以時日成為將軍指日可待。

    可李克用偏偏不喜歡這么干。

    不知是嫌棄熬資歷太慢,還是想打破老爹的關懷。

    李克用很想打造屬于自己的時代。

    公元(878年),李克用在一幫沙陀將士的擁護下,一舉破遮虜軍,后又擊破苛嵐軍,趁機占據蔚、朔兩州,侵入忻、 代、嵐、石等地,直達太谷。

    實力頓時大漲。

    但樹大招風的道理,年輕的李克用還不明白。

    此時的大唐雖然一日不如一日,可面對崛起的虎狼也不放心,當即發兵討伐。

    在唐軍的討伐下,李克用畢竟年輕了點,一時難以招架,大敗而歸。

    這次失敗不光自己畢生奮斗付之東流,還連累老爹也成了重點保護對象,昔日豁出性命打下的家產全都歸為國有。

    父子兩人只好北逃,投靠與沙陀關系還算不錯的韃靼。

    想到自己的一次任性就輸得血本無歸,李克用不免心灰意冷,為了讓自己的房東放心自己不是什么社會不良分子,他不得不到野外射獵。

    可雄心是掩蓋不住的。

    哪怕射獵也沒用。

    一次,射獵過后,一時高興,他多喝了幾杯。

    帶著酒意,他忍不住對著部下說道:“人生世間,光景幾何,曷能終老沙堆中哉!公等勉之。”

    嚇得老爹一把按住他的嘴巴,你小子說話小心點,你不想活,我還要多活幾年呢?

    這種苦悶的日子,李克用并沒有過多久。

    準確的說,是一個人改變了這一切。

    這個人就是大唐頭號通緝犯——黃巢。

    這位早早就寫下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的通緝犯,靠著過人的才能,一夜之間竟成了大唐的心腹大患。

    廣明元年12月(公元880年),黃巢進了長安。

    攘內必先安外。

    這個最淺顯的道理,大唐的皇帝很早就明白。

    比起黃巢,李國昌、李克用怎么說都是自己人。

    當夜,一切的罪名都化為烏有。

    李國昌、李克用你們趕緊帶兵勤王,朕先去蜀地躲躲看。

    朕相信你們一定可以頂得住的。

    應該說皇帝很有些先見之明,這次特意組合了三萬多人,其中以沙陀人為主。

    這樣的軍隊,不用李克用父子都說不過去。

    一看機會來了,李克用也不客氣。

    吃了那么多年的沙,哪能沒點怨恨。

    這氣不好沖著老板發,只能灑在了黃巢身上,誰讓你是通緝犯呢?不打你才不正常。

    這樣的情況下,戰況可想而知了。

    中和三年(883年)正月,李克用出兵河中,屯兵乾坑。黃巢軍驚恐的說:"鴉兒軍到了"。

    所有的不滿以及對未來的希望,李克用全都發泄了出來。

    不得不說效果還不錯。

    一直戰無不勝的黃巢竟敗了。

    決定性的一戰梁田陂之戰,黃巢15萬大軍大敗而逃,李克用“俘斬數萬,伏尸三十里”。

    長安就此收復,對此歷史忍不住贊揚。

    克用時年二十八,于諸將最少,而破黃巢,復長安,功第一,兵勢最強,諸將皆畏之。克用一目微眇,時人謂之"獨眼龍"。——《資治通鑒》

    功業果然能帶人不一樣的感覺。

    當李克用在班師的時候,唐僖宗也很高興,這位健忘的皇帝似乎早就忘記了這之前,這父子還是自己追殺的對象。

    當夜,唐僖宗冊封李克用為河東節度使,取代鄭從讜。

    皇帝忘記,并不代表李克用忘記。

    有些仇恨,有些痛苦,有些人一輩子都不能忘。

    回想昔日的屈辱,李克用很想爆發,但感情告訴他,你姓李,大唐就是你的娘家,不管你跑多遠,這就是你的家。

    應該說,李克用對大唐還是有感情的。

    于是他抓起筆寫了句:“勿為舊念,各安家業”。

    算了,我放下了。

    放下二字說得容易,做起來并不容易。

    有些人一輩子都沒能做到真正放下,甚至到死還念念不忘。

    但事情到了李克用這兒發生了變化,這位少數民族的軍事牛人似乎天生就缺根弦,說忘記馬上就忘記了。

    沒有私事的李克用立即成了大唐對付黃巢的尖兵連。

    884年,李克用受朱溫等的邀請,從河東率軍南下,擊敗黃巢軍,并追殺黃巢在狼虎谷。

    沒了黃巢,后媽養的終究是后媽養的。

    昏庸的唐昭宗竟聽信讒言對李克用處處防范,處處為難,恨不得告訴天下人,沙陀人李克用就是后娘養的,并非朕的心腹,這種態度下,各方人馬紛紛發難,最終釀成了戰亂。

    (890年),李克用擊破孟遷(孟方立從弟),奪取邢、洺、磁三州,又命安金俊在云州攻打赫連鐸。此戰打得唐昭宗向他認錯,下詔書好言好語回復他。

    按說,事情到了這一步,你不仁別怪我的不義氣,我是后娘養的,可我也是大唐的臣子,也有脾氣的。

    可惜這脾氣終究化為了一腔熱血。

    895年,唐昭宗被李茂貞、王行瑜及韓建挾持,李克用率軍勤王,擊敗李茂貞、王行瑜及韓建三人,救出唐昭宗。

    自此,李克用被封為晉王。

    907年,一直挖墻腳的朱溫滅唐,建立后梁,李克用繼續沿用唐朝天佑年號,以復興唐朝為名繼續和朱溫爭奪,企圖恢復大唐的榮耀。

    這樣的戰事一直持續到他的死都要讓兒子滅了朱溫恢復大唐。

    作為一個后媽養大的孩子,很難說李克用對大唐沒有怨言。

    他曾經向唐昭宗表達了自己的不滿:“臣父子三代,受恩四朝,破龐勛,翦黃巢,黜襄王,存易定,致陛下今日冠通天之冠,佩白玉之璽,未必非臣之力也。若以攻云州為臣罪,則拓跋思恭之取鄜延,朱全忠之侵徐、鄆,何獨不討?賞彼誅此,臣豈無辭!且朝廷當阽危之時,則譽臣為韓、彭、伊、呂;及既安之后,則罵臣為戎、羯、胡、夷。今天下握兵立功之人,獨不懼陛下它日之罵乎!況臣果有大罪,六師征之,自有典刑,何必幸臣之弱而后取之邪!今張浚既出帥,則固難束手,已集蕃、漢兵五十萬,欲直抵蒲、潼,與浚格斗;若其不勝,甘從削奪。不然,方且輕騎叩閽,頓首丹陛,訴奸回于陛下之扆座,納制敕于先帝之廟庭,然后自拘司敗,恭俟鈇锧。”

    我有怨言,但我從內心深處是希望大唐好的,從骨子里,我一直將自己當做半個大唐人,因為我姓李。

    為了恢復大唐榮耀,我不顧性命,領兵殺敵,將黃巢趕出長安,最后千里追殺黃巢。

    為了恢復大唐命脈,我不顧各路人馬的刁難,在皇帝處處為難的情況下,依舊以守衛大唐為己任。

    為了彰顯自己的忠心,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我親自上馬殺敵,救出了光桿司令唐昭宗。

    為了大唐,我不惜終生與大唐終結者朱溫為敵。

    光看這些數據,我們很難說李克用不是忠臣,但忠臣的外衣下也不盡然。

    應該說,他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忠臣,甚至有自己的小心思。

    在救下王重榮時,他不惜率軍逼走唐僖宗,燒殺長安城。

    甚至面對皇帝,他敢違抗唐僖宗命令,在擊敗唐朝派遣的聯軍,逼迫唐僖宗恢復自己的爵位。

    每次戰事他廝殺在前,不過是為了加官進爵。

    可即便如此,我們依舊愛這個沙陀人。

    因為有一點他始終沒忘。

    我是李唐國姓,我有義務為大唐分憂。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