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水若寒善 / 原創散文 / 一座小山城

    0 0

       

    一座小山城

    原創
    2020-05-07  水若寒善

                                                                                      楊勝屏攝影

    錦屏掠影

    作者:水若寒

          錦屏,詩一般的名字,不僅有詩一般的旖旎江河,更有詩一般的錦繡山川,行走在如詩如畫的錦屏沿河木棧道上,仿若穿梭在美輪美奐的秀麗江南。錦屏,因青山似錦、秀麗如屏而得名,位于貴州的東緣,是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轄縣

    因緣分的使然,這幾年認識了很多錦屏縣的文友,楊秀廷、石玉錫、朱永臻、陳珍秀等老師。交流多了,緣分深了,錦屏也自然成了我經常光顧的地方,對這里的一草一木也有了特殊的情感。

    錦屏縣是“杉木之鄉”之鄉,是“木商文化”的發祥地,也是黔東南紅色革命老區之一,近代曾出現了一位為革命獻身的龍大道烈士。當地文化氣息濃郁,自古至今皆有文人志士不斷涌現,行走在美麗的風雨橋上,迎接著柱梁上楹聯巧對,融入在氤氳著墨香的山水畫叢中,一陣陣沁人心脾的花香幽幽飄來,趁著月色朦朧的良宵誰不想多走走,看看呢!

     

                                                          錦屏夜景圖      閔麟攝影


    一、錦屏夜景

    乘著五月初來的溫情,夜晚的濱江河畔是涼爽的。霓虹璀璨交織,房屋流光閃爍,清水江的河水迷離變幻,顯得風情萬種,宛若成熟地少婦嫵媚情深;風雨橋上的行人或走或駐、或觀或思,使那些梁柱以及板壁上靜默地字畫注入了活潑的生命,有了存在的價值;廣場成了大人小孩休閑的樂園,在音樂的節奏中,扭動腰肢,翩翩起舞,氛圍融洽溫馨,看來當地老百姓的日子過得挺殷實而充實的。身邊的麟不太愛表達,不管我說什么總是微微點頭,當我詢問一些問題時,偶爾也侃侃而語。可能是好奇心作祟吧,內心還是想好好看看錦屏的夜景,麟說那我們要爬到對面的回龍山上才可以俯瞰全貌,于是我們緩緩地向目的地前行。

    站在山腰俯瞰錦屏夜景,有點富麗堂皇,重光交錯,異彩紛呈之姿,恍若置身于虛幻的海市蜃樓一般,加上江中慢慢升騰起來的薄霧,像仙女們攜著一襲輕紗,飄逸在仙宮瑤池,一霎時竟迷醉在這幻夢的世界里,若踏著柔軟的祥云,穿梭在瓊樓玉閣中,時而駐足,時而飛翔,而我卻把目光停留在一個叫“文書樓”的地方,里面陳列有“錦屏文書”,記載著清水江“木商文化”的源流大部分原始文庫。聽說在明清時期,這里的優質木材由清水江進沅江,再入洞庭湖或長江,有些最后被運往北京營造宮殿,成了“皇木”,而更多的則是作為建筑和制作家具的良材,散往江南各地。由此產生了大量買賣契約、賬簿、碑銘、訟詞及譜牒、信函等原始記載,統稱為“錦屏文書”。而這些“錦屏文書”記載著清水江流域少數民族數百年的林業經濟史,銘刻著木商文化的印跡,價值與“敦煌文書”、“徽州文書”比肩,不愧有“南方林區皇冠上的明珠”之美譽。在異彩莫測的變幻中,領略宛若江南水鄉的秀麗小縣城,看安之若素的人流,在美綸美幻的沿江兩岸平靜地生活著,有時反而覺得這些華麗的妝點有些突兀和奢侈,而老百姓平實而樸素的生活可能才是這個世界的另一個真實鏡像。

                                                             彭良澤攝錦屏夜景

    呵呵!我這個在夢中說醉話的人,被一旁的麟拉回現實,原來時間不早了,看一眼兩江交匯的地方,水面在燈光的反射下,波光粼粼,層次分明,好似一幅印象派油畫,朦朧中透著一股無可琢磨的神秘。



    二、錦屏小江村

                                                      陳珍秀攝

    抓住四月尾巴上的春陽,捻動一縷清風,準備為自己的旅途做個序幕,以迎接五月的一切美好。在文友陳珍秀老師的相約下,我們行走在一個叫小江的村落里,沿著不太規則的小石子路漫步在楓樹林中,搜尋潺潺的流水,靜待裊裊的炊煙,聆聽婉轉的鳥鳴,在溫潤的空氣中貪婪地嗅觸著花草的清香味。

    小村莊著實安靜,聽到我們的歡笑,有人從窗口探出頭來,還有兩個小孩不知啥時跑下了樓,穿著漂亮的花裙子在樹林里嬉戲、追逐。隨處可見的野花野草尤其可親可愛,有的還掛了果,青的、紅的、黃的,在詢問了陳老師之后,認識了一種叫空心泡的野果,輕輕地蹲下來,摘一顆黃色的泡放在口里慢慢咀嚼,有一絲絲酸味兒,而后有點甜甜的,像草莓的味,感覺還不錯,就又吃了一顆解饞。樹林里有幾只悠閑的母雞在草叢里捕捉蟲兒,楓樹林里的石桌石凳有些凌亂,也許疏于管理有的睡、有的臥、有的躺,隨后有一個小伙子不知從哪里弄來的食材,一群年輕人圍坐一起,擺好燒烤架,他們有說有笑,像是在野炊,挺有意思的,日子過得如此悠閑自適,仿若這一簇簇靜默獨開的山花,在無爭無搶的溪流旁任由風來雨去,泰然自若地芬芳著,融化在天地間,與自然為一體,與日月為伴,任由時光老去。而不遠處的農田里則有農人挽著褲管,戴著斗笠,頂著烈日在插秧,驀然間腦海里蹦出幾句話: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鑿井而飲,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一幅美妙的農忙插秧畫卷竟然躍然眼前,據《帝王世紀》記載:“帝堯之世,天下大和,百姓無事。有八九十老人,擊壤而歌。”

       陽光透過斑駁的樹葉,灑落在林間的小青石上,溫馨、透亮、干凈、舒爽。望著高大挺拔的楓樹,聽樹葉與風竊竊私語,偶爾有些張揚,有些隨意,好似不受外界的任何制約,順應著風云所帶來的一切安排,靜若處子,動若少女裙裾。經過粗略估計這片楓樹林大約有幾十株老楓樹,它們粗壯、高大威武,據當地一位老人說這些楓樹有上百年的樹齡,也是護寨樹,更是夏天寨子里乘涼的好地方。到了秋天,會吸引很多慕名而來的游客,來此拍攝經風霜侵染后的楓葉,可以想象出攝影家們鏡頭下的楓葉是何等的引人入勝。

                                          小江楓樹林         陳珍秀攝

    據陳老師介紹,小江村,隸屬三江鎮管轄曾經是縣級二類深度貧困村,在村黨支部的帶領下,圍繞建設“富強生態幸福六美小江”這一目標,扎實推進村文明行動,探索出了一條“改善人居環境、培育民俗文化、樹立文明新風、建設生態小江”的新路子,如今村里有占地8000平方米的食用菌大棚老百姓經濟收入增加,日子好過多了。如今村里有了獨立的文化廣場、公廁、停車場、圖書館、養老院等,建立了比較完整的配套設施。聽陳老師這一說,我又重新地審視了這個小村莊,的確,小江河穿寨而過小江村依山而建、傍水而居是一個風景秀麗的村寨。若再精心修葺整理清爽后,既不失原有古寨韻味,又能增加人氣,此處離縣城不遠,是一個休閑娛樂攝影的好地點,可成為周末度假勝地。

    揮揮手,告別了夕陽,告別了楓樹林,帶著一縷金銀花的幽香驅車返程,小江村已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坎,成就一段美好的回憶。

                                                       


                                                 三 、茅坪小鎮

    陳老師說茅坪古鎮是中國早期工人運動領袖、龍華二十四烈士之一——龍大道烈士的故鄉,有著迷人的自然風光,古樸的人文景觀,深厚的文化底蘊,特別是幾百年遺存了大量的“木商文化”痕跡,被譽為“清水江木商文化博物館”。

    茅坪鎮離縣城很近,只需要十多分鐘就到了。首先迎接我們的是幾顆醒目的紅色行楷大字“茅坪古鎮”,有種親切感,不免要站在寨門前留影紀念了。

    街道干凈整潔,每家每戶門前花艷草綠、讓人賞心悅目。特別是一種叫“紅千層”的花,格外引人矚目,陳老師也是攝影迷,“咔咔”聲不斷,而我則在一邊觀察著四周的環境,有很多悠閑的居民三五成群的坐在家門口嘮嗑,看我們如此有興趣拍照,一位老人上前告訴我們說這是“刷子花”,你看它長長的花梗像細細的刷子一樣,紅紅的花絲長長的,一層又一層覆蓋,不就像刷把嘛。這里的民居房屋不再是單一的古建筑群,有的修建了小洋樓,有的還在修建中,也是鋼筋水泥結構。偶爾有一兩座露出斑駁青苔的青磚瓦房,顯得有些落寞,有些破舊,仿佛在向行人講述一個古老的故事,一個與清江木商有關的故事,飄飄渺渺地落入耳根,帶著一絲懷舊,還帶著歷史厚重地滄桑感,也許也是一種緬懷方式吧。



    不知不覺我們在一塊指示牌下駐足,“龍大道故居”幾個黑顏色的字映入眼簾,于是我們拾級而上,踏著當年無數人走過的青石板路,走到一棟有些年代的建筑前,木樓的板壁經歲月的洗禮后,老舊而黝黑,還以為腐朽了呢,經講解員告知,才知當地人為了保證房屋的使用壽命,都會用桐油把整棟木樓粉漆,故而顯得有些黝黑。一踏進門,有一個小小的天井院,正堂的中間擺放著一尊龍大道烈士的銅像,我們都不約而同地向烈士三鞠躬,表達深深地敬意。

    導游很熱心,非常詳盡地向我們介紹了龍大道烈士輝煌而短暫的一生,讓我們深受震動,為革命先驅升起無限敬畏之情。龍大道字坦之,又名龍康莊。1901106日出生于貴州省錦屏縣茅坪鎮茅坪村一個木商家庭七歲時,龍大道進入村塾啟蒙。1916年,15歲的龍大道高小畢業,進入天柱中學讀書。1919年春,龍大道與村里的幾個青年一道,跟隨村上外運的木排,順清水江而下到武漢求學,并考入了私立武昌中華大學附中部。1922年冬,龍大道考入上海大學攻讀社會學,聆聽李大釗、蔡和森、張太雷、等人在學校授課或講學,比較系統地學習、研究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及革命理論,1923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24年受黨派遣到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1925年回國后,領導過上海三次工人武裝起義。19285月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浙江省委代理書記。19311月由于叛徒告密被,在獄中受盡酷刑,忠貞不屈。于27日晚在上海龍華司令部刑場壯烈犧牲。

       

      通過了解龍大道烈士光輝而短暫的一生,內心激動澎拜,心想:當初為了革命,不知有多少熱血青年為了真理,少小離家,拋頭顱,灑熱血,前仆后繼,這種勇往直前無怨無悔的大無畏精神值得我們深思,我們應該緬懷革命先烈,懷著一顆感恩的心繼續為祖國的和平、繁榮昌盛增磚添瓦,為我們美好家園來之不易而小心經營,讓我們時刻心懷憂患意識,利益他人,利益社會。



    隨處可見的生活印跡,是緬懷故人的最好見證,我們無意在一間堆放雜物的房間柱頭上,看到幾處繁體字“霽”的印記,咋一看好像繁體的“齋”字,還差點讓我認錯,還是友人麟細心,據他判斷可能是龍家運輸木材的記號或木工的記號,而我不熟悉這方面的知識,不敢多言。最后我們看到了一幅對聯“求真理灑熱血鑄千秋功業;緬先烈承遺志塑萬代江山。”恰是龍大道烈士一生真實地寫照。龍大道烈士故居原為祖父于光緒二十九年始建,由正屋、后屋、二廂、天井、花園組成,為一棟三間兩層一正兩廂一檐懸山頂木構樓房,是一座具有侗族特色的木構建筑。我們聽完了講解員激情洋溢的介紹后,又懷著敬重的心理參觀每一個房間,二樓布置莊重而簡單,龍大道烈士的房間有一床一柜一箱一書桌,桌上還有一古舊的馬燈,以及簡單的文房四寶,據我自己猜測,有的東西已不是原物了。站在二樓的木花格窗口,正好望見后花園里的全景,兩棵桂花樹枝葉繁茂,聽說如今已有百多年的樹齡了,雖然此時不是桂花盛開的季節,可我仿佛已經嗅到了桂花的幽香,恍然間仿佛看到一位翩翩少年在八月金秋的圓月之夜,托腮窗前深思的畫面……

    茅坪鎮位于錦屏縣城東北方向,自然風光綺麗,又有龍大道烈士故居的人文景觀,以及“木商文化”留下的古建筑群,還有當地源遠流長的苗侗風俗,形成了一道靚麗的鄉鎮旅游文化風景,我們這些城市生活的另類們在此作短暫的停留,用不同的視角解讀眼中的貴州山水,也不失情趣,但愿這里出產的茅坪香桔、油杉地板、優質茯苓給當地人民增加經濟收入的同時,也讓他們的幸福指數與日俱增,過得更加自由美滿。

                                                   閔麟攝影



    四、結束語

    如此粗糙而膚淺的文字,無法深度細致地描繪錦屏美麗地山水之濱,只能管中窺豹了。其實錦屏有很多值得我們閑暇時走走看看的地方,譬如隆里古城、文斗苗寨、赤溪坪風雨橋、飛山宮、天龍山廟等等,都是具有一定地標符號文化的古樸所在,若有時間一定會再來的。

                                                吳培雷攝影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