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花小鼠 / 兵事 / 安西都護府的最后時刻,一曲大唐邊塞將士...

    0 0

       

    安西都護府的最后時刻,一曲大唐邊塞將士悲壯的挽歌

    2020-05-01  花小鼠

      引言:安西,安息

      大漠,孤城,狼煙起。

      雄鷹長鳴,天地寂寥。尸橫遍野的沙場之外,孤零零的吐蕃武士立于馬上,向著遠處殘破的城池眺望。在他手中,一面染著鮮血的黑色大旗在風中獵獵作響。

      這是吐蕃大軍大舉進攻前放出的探馬。在這漫長而血腥的一天結束之前,他們還會再發起一次攻城。

      安西都護府,龜茲城,大唐漠北的最后一座城池,即將迎來它最后的時刻。

      安西都護府的最后時刻,一曲大唐邊塞將士悲壯的挽歌

      安西,北庭,大唐管理西域的兩大支柱

      1.往昔繁盛今如夢

      這是破城前的最后時刻。城中有擅奏古琴的老琴師,在街邊橫放一面十六弦箜篌,悠悠彈起摩詰居士的《陽關三疊》。邊塞將士們都愛聽這支曲子,“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自廣德二年(764年),吐蕃大軍攻陷涼州,占領河西地區以來,西域各州便與大唐徹底斷絕了聯系。三十萬胡騎將安西、北庭兩大都護府環繞包圍,而今從孤城向外眺望,遍地是烽火,何處是故人?

      安西都護府的最后時刻,一曲大唐邊塞將士悲壯的挽歌

      老兵孤獨地守望,圖自銀聯短劇《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轉賬》截圖,下同

      如今將士們日夜枕著唐刀入眠,隨時預備著聽從號角的召喚,登上城頭與敵作戰。這樣的日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仿佛戰爭永遠不會休止。

      而漫長的歲月之前,龜茲城,安西都護府,乃至整個西域,也曾有過繁榮、穩定、平靜的生活。大唐數萬精銳將士守衛著邊疆,來往西域三十六國的商旅馬隊絡繹不絕。沿著絲綢之路一路向東,越過河西走廊,進入關中平原,又屹立著大唐最輝煌、最偉大的都城——長安,四方敬仰的中心。那時的邊塞將士們相信,世間沒有什么力量能夠摧毀大唐的繁盛。

      安西都護府的最后時刻,一曲大唐邊塞將士悲壯的挽歌

      盛世長安

      貞觀十四年(640年),侯君集率領數萬唐軍平定高昌國叛亂,在高昌設立安西都護府,自此開啟了安西軍在西域長達170年波瀾壯闊的衛戍使命。高昌一戰之后,天山以南各國擺脫了西突厥的奴役,先后歸附于大唐庇護之下。安西都護府隨之建立起龜茲、焉耆、于闐、疏勒四大軍鎮,統御兵馬計有兩萬四千人;在唐高宗徹底平定西突厥的基礎上,武周長安二年(702年),大唐又在天山以北設立北庭都護府,統御兵馬兩萬,與安西遙相呼應,共同捍衛西域邊疆。

      自此,來往西域的商貿活動在大唐的庇護之下迎來了繁榮、快速的發展。焉奢作為安西都護府下轄軍鎮之一,同時也起到連接中原地區與西域的商業集散中心作用。焉耆以東,過玉門關、敦煌,便是通往長安的通道;焉耆以西,過龜茲城,三百萬平方公里的遼闊西域盡在眼前,可謂之絲路命脈所在。同時,焉耆南連安西都護府腹地,北接西州,直達北庭,于軍事調度與物資供給而言更是不可或缺。安西焉耆駐軍所鎮守的鐵門關,更是扼制吐蕃東進襲擾絲路的關鍵防線,堪稱西域的大門。

      昨者新破胡,安西兵馬回。鐵關控天涯,萬里何遼哉。——岑參

      而除開衛戍城池、護衛商隊,安西軍對外征討所立下的赫赫戰功,則又是另一組輝煌的數據:

      • 玄宗開元二年(714年),吐蕃聯合大食作亂,推翻西域阿勒達國政權,西域諸國告急。安西軍旋即以精銳兵馬一萬遠征吐蕃,于當年年末攻克阿勒達都城,一戰平定西域。經此一役,安西軍威名遠播。

      臨戰前夕,面對是否出兵平定阿勒達國危機爭議,安西都護府巡查張孝嵩斬釘截鐵說道:“不救,則無以號令西域!”

      • 開元二十七年(739年),突施騎國又發內亂,玄宗又令北庭、安西兩軍精銳聯合征討,一戰克敵數萬兵馬,使突施騎數年未能恢復元氣。

      • 天寶六年(747年),名將高仙芝率一萬安西軍遠征討伐小勃律。大軍在高原地區長途奔襲百余日,出其不意出現在天險連云堡城下,以雷霆一擊攻陷敵國天險,隨即跨越冰河直取小勃律王城,逼得敵國皇帝不得不親自獻城投降。

      都護新出師,五月發軍裝。甲兵二百萬,錯落黃金光。

      揚旗拂昆侖,伐鼓震蒲昌。太白引官軍,天威臨大荒。 岑參

      回想起來,那是何等撞壞激昂的盛景。大軍高唱著軍歌,大唐的旗幟迎風飛揚,雄壯的隊列敢叫天地為之變色。

      但最后怎么會變成如今的樣子?以數千殘破之兵,堅守一座殘破之城。大唐音訊全無,絲路業已斷絕,往昔那個強盛的大唐,那支強大的安西軍,如今何在?

      2.孤守漠北數十載

      實際上,不詳的征兆在天寶十年(751年)已然隱隱浮現。

      那一年,西邊的阿拉伯半島上崛起了一個強大的王朝——阿拔斯王朝。它的勢力不斷向著東方擴張,直至觸碰到了大唐在西域的邊疆。兩個強大的王朝在邊境爆發了一場硬碰硬的對撞,安西、北庭三萬大軍對陣阿拔斯王朝七萬兵馬。兩軍鏖戰數日,唐軍最終敗下陣來,不得不收縮防線,退守安西。

      此戰造成的最深遠的影響即是,絲綢之路的西方道路不再暢通,除非大唐召集人馬對阿拔斯王朝發起滅國之戰,奪回絲路控制權,不然唐軍在西域將持續處于守勢;而戰爭所需要的漫長的補給線又使得大唐朝廷不得不再三斟酌,對阿拔斯王朝的戰事便一再延誤。

      不待大唐做出決斷,四年后,一場規模浩大的叛亂突如其來,徹底將大唐拖入了衰敗與混亂的深淵。

      安西都護府的最后時刻,一曲大唐邊塞將士悲壯的挽歌

      安史之亂后的安西局勢

      天寶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亂爆發。中原地區戰局糜爛,朝廷手中竟無一支靠得住的平叛之師。時局危機之際,唐廷不得不征召西域安西、北庭兩都護府精銳兵馬回援,協助朝廷平叛。其中,單是安西行營軍,便先后調撥兵馬一萬五千人回師平叛。在對陣安祿山叛軍的戰場上,安西軍以強大的戰斗力與慘重的傷亡擊潰叛軍騎兵,一戰收復長安,重創叛軍,而后乘勝追擊,收復東都洛陽。

      四鎮富精銳,摧鋒皆絕倫。還聞獻士卒,足以靜風塵。

      老馬夜知道,蒼鷹饑著人。臨危經久戰,用急始如神。杜甫

      而此時的安西都護府,則僅有不足一萬人的二線部隊留守,軍事威懾力頓時大打折扣。因此,在大唐焦頭爛額忙于鎮壓叛亂的當口,一道巨大的陰影悄然覆蓋在了西域上空。

      廣德二年(764年),暗中窺視大唐亂局已久的吐蕃終于開始了規模浩大的軍事行動。數萬吐蕃騎兵于當年攻破涼州,在河西走廊上橫亙下一道軍事屏障,將河西與西域地區阻隔在大唐之外。765年,吐蕃大軍甚至攻陷了長安,兵鋒一度叫大唐各軍望而卻步。

      在驅逐了吐蕃對中原的入侵之后,驚魂未定的唐廷旋即扣留了中原地區的安西軍,將一萬安西軍部署在甘肅涇川地區防御吐蕃入侵。這一行為無異于向吐蕃明示,大唐放棄了仍在西域苦苦堅守的唐軍殘部。

      安西都護府的最后時刻,一曲大唐邊塞將士悲壯的挽歌

      等不到的支援

      于是,慘烈的拉鋸戰開始了。首先經歷孤城困守之戰的便是敦煌,深陷吐蕃大軍合圍十一年,最終被敵軍攻陷。在這一時期內,河西地區各個州府依次淪陷,西域通往中原的唯一通道,自此被徹底封死。

      在對河西發起入侵的同時,吐蕃的目光當然不會漏過兵力空虛的安西、北庭兩都護府。自763年始,吐蕃主力分別對安西、北庭各地發起全面進攻。面對數十萬來勢洶洶的吐蕃騎兵,僅有數千兵力的唐軍僅能堅守城池,守望大唐兵馬重返西域。

      但他們終究還是沒能等到。790年,吐蕃攻陷北庭都護府治所庭州城,北庭都護李元忠率領七千唐軍浴血奮戰到最后一刻,在洶涌而來的吐蕃大軍中拼死奮戰,直至全軍覆沒。

      此后,殘余的北庭將士退守西州,堅持零星作戰,終在792年被消滅。至此,大唐北庭都護府徹底消失在西域的版圖上。

      安西成為大唐在西域最后的孤軍了。

      安西都護府的最后時刻,一曲大唐邊塞將士悲壯的挽歌

      漫長的隔絕

      在北庭淪陷前夕,西域唐軍曾一口氣派出十余隊信使,試圖突破敵軍重重封鎖,將西域將士們的音訊傳到長安。建中二年(781年),幾名幸存的唐軍信使歷經磨難抵達長安,朝廷上下這才得知,在遙遠的土地上,還有一支孤獨的軍隊在為大唐守衛領土。而這一年,距離西域將士孤懸敵境之日,已經足足過去了二十六載歲月。

      史料中對安西都護府最后的文字記載,是公歷794年,安西四軍鎮之一的焉耆淪陷。吐蕃對西域的進攻呈現環形包圍態勢,先攻陷河西斷絕中原支援,而后攻陷北庭,自北向南徐徐吞并西域。對安西進攻的路線,必然是沿著絲路,先從東方的焉耆開始,而后是龜茲、于闐。

      790年,北庭陷落時,安西曾試圖出兵援助,甚至一度在局部反攻中取得勝利。但奈何敵軍勢力過于龐大,西域唐軍又缺少后援與補充兵力,最終沒能阻擋北庭的淪亡。因此,到了794年,便是安西孤軍直面吐蕃大軍的圍攻了。

      3.等不到的歸來

      為什么唐廷在得知西域仍在大唐將士的控制下后,拒絕對西域發兵救援呢?

      主要原因有三:

      • 其一,唐廷在經歷了大規模動亂之后,實力孱弱,已無力再起大軍去救援西域。此外,在安史之亂平定后,由于中原安西軍一度發動兵變,唐廷對安西軍多有顧忌,甚至起過放棄西域安西軍,以換取與吐蕃和平的念頭。

      • 其二,由于絲路上有了阿拔斯王朝的阻隔,西域的商業貿易已經不再像往昔一樣能給大唐帶來源源不絕的財政收入,在計算過投入與收益之后,唐廷不得不放棄出兵的計劃。

      • 最后,由于吐蕃大軍開始屯兵西南,意圖吞并大唐的戰略后勤基地,唐廷不得不將主力部署在四川地區與吐蕃對峙。而中原及東南地區各藩鎮的大軍,朝廷又難以調度,甚至還需要防備藩鎮再起動亂。自顧不暇之下,遙遠的西域,便只能是不得不放棄的棋子了。

      終歸而言,是往昔那個繁盛的大唐,已經轟然倒下了。它的光輝再不能照耀四方,它的將士也只能在戰亂中流亡。

      但在這段灰暗歲月中,還有一抹不容忽視的亮色。大唐名將郭子儀之侄郭昕,在安史之亂后官至左武衛大將軍,本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但他卻在大唐無法委派一兵一卒、無法提供半車糧草的背景下,毅然奔赴河西,又一路西行前往安西,率領安西最后的大唐守軍,去打一場注定要失敗的戰爭。

      此時的安西,經過數十年得不到補充的漫長拉鋸戰,滿城將士,已經盡數染上了白發了。

      安西都護府的最后時刻,一曲大唐邊塞將士悲壯的挽歌

      滿城白發兵

      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從軍七首 王昌齡

      結語:大唐的挽歌

      時間終于來到了808年,孤軍作戰四十二年的安西都護府,終于迎來了自己的最后時刻。此時參與的安西軍將士們堅守在最后的陣地——龜茲城內,等待命運的降臨。

      關于安西都護府最后的淪陷時間,如今已經沒有明確的史料記載。但吐蕃對西域的封鎖并沒有人們想象的那么嚴密,來往的大唐商人時常會冒險給困守孤城的唐軍送去物資給養,安西軍完全可以通過商人之口向長安傳遞信息。

      唯一的可能便是,大唐已經主動放棄了安西軍,不再留意西域傳來的訊息,自然也沒有留下相關記錄。根據新疆地區出土的軍械及地方縣志,歷史學者最終將龜茲城陷落的時間確定為808年。

      孤守漠北四十載,滿城已是白發兵。

      這一年,西域最后的唐軍覆滅在大漠沙場上。

      冥冥之中,萬里西域,響起將士們嘹亮的軍歌。在天際盡頭,雄壯的大軍似乎正紛至沓來,一如170年前,大唐將士初臨西域的時刻。那是將士們不屈的靈魂在吶喊,是捍衛邊疆、守衛國土的信念,在時間的長河中生生不息,代代流傳。

      “頭兒,你說長安遠,還是太陽遠?”

      “廢話,當然是太陽遠。只聽過有人從長安來,沒聽過有人從太陽來。”

      “那為什么,舉目見日,不見長安?”

      “低頭看看腳下的土地,看看身后的將士。你我皆長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