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攢菁堂 / 拓片 / 漢 · 畫像磚 丨 四川

    0 0

       

    漢 · 畫像磚 丨 四川

    2020-05-01  攢菁堂

    軺車驂駕畫像磚   41×45.8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五五年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新繁鎮清白鄉出土。畫面為驂駕有蓋軺車,車蓋連有四條「軬帶」,車耳反出,車下輪轂顯然。車上乘坐二人,皆戴冠。右前一人手持轡頭,為御者,左為吏人。三馬頭各樹一尖錐狀的飾物,為它磚所未見。圖上端飾螭紋。此車不是一般導從之車,而是主車。 

    軺車驂駕畫像磚   38.5×45.6cm   東漢   重慶市博物館藏

    一九五四年四川省成都市羊子山一號墓出土。畫面為一有蓋軺車,蓋以四條「軬帶」系,車廂兩側重耳,車下輪轂顯然。駕三馬,三馬皆斷鬃結尾,中馬負軛,左右騑,車乘二人,御者居左,右為吏人。《說文》曰:「,駕三馬也。」故此車稱為駕。《續漢書·輿服志》:「皇孫綠車,皆左右騑,駕三。」應是較高官吏所乘之車。


    車馬過橋畫像磚   40×45.5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五六年四川省成都市跳蹬河出土。畫面為一座有欄桿的平板木橋,橋板橫豎交鋪。下有橋柱四排,每排四柱。左端橋頭為斜坡形。雙馬挽一四維有蓋軺車,疾馳過橋。車上有交結,車騎外附車耳。車上乘二人,右前一人手持轡頭,為御者,其左一為吏人。后一騎相隨。從車制和騎從來看,該車非一般導從之車,應是主車。此轉表現的漢代橋梁結構,為研究古代橋梁建筑提供了實物資料。


    導車畫像磚   39×44.5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二年四川省大邑縣安仁鄉出土。畫面為一馬挽一輛有蓋軺車,車上二人著冠,左為吏人,右為御者。前有二騎,持棨戟。軺車左側一步卒執棨戟,徒步旁
    漢代三百石俸祿以上的官吏置導從,以官品高低而定其數。《續漢書·輿服志》:「公卿一下至孫三百石長,導從。置門下五吏,賊曹、督導賊、功曹皆帶劍,三車導;主簿、主記兩車為從。孫令以上加導斧車。」
    這是一幅「出行圖」,右前的兩騎正如《后漢書·輿服志》所說「千石一下至三百石孫長,二人,皆帶劍持棨戟為前列」。


    軺車畫像磚   32×29cm   東漢   四川省彭山縣文管所館藏

    一九八九年四川省彭山縣鳳鳴鄉出土。磚為淺浮雕,一馬拉車奔跑,車上有傘蓋,坐二吏,一人持鞭御馬,一人持笏,馬旁一伍伯一手持棒,一手持棨戟導行。


    斧車畫像磚   41×47.3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民國時期四川省成都市郊蒐集。畫面上一輛斧車,車上無蓋,中心豎一大斧,柄上有纓飾。車前一馬,馬頭有纓飾。車上乘坐二人,其右前一人手執轡頭,為御者。車后斜插著兩根帶羽飾的棨戟。另有步卒二人在車后兩側負大旗跑步而隨。這種車在漢代又稱為「鉞車」。
    《續漢書·輿服志》:「后有金鉦,黃鉦……」注曰:「鉞,大斧也。」鉞是王權的象征,車上樹象征主人的權威。


    斧車畫像磚   32×39cm   東漢   四川省彭山縣文管所藏

    一九八九年四川省彭山縣鳳鳴鄉出土。此磚為淺浮雕,一斧車上豎一大斧,坐二人,御者持韁駕馬,一人雙手持笏。車旁一伍伯,一手持棨戟,一手持棒隨馬奔跑導行,此磚的雕刻線面結合,清晰明快,人物面部形象清楚,獨具特色。



    軺車畫像磚   40×46cm   東漢   四川省大邑縣文管所藏

    四川省大邑縣出土。此磚為淺浮雕,刻一馬俯首一軺車飛奔。軺車有蓋,車上坐二人,一人持韁繩駕車。此磚構圖簡潔明快。


    軺車畫像磚   43.2×44.5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六六年四川省成都市昭覺寺漢墓出土。畫面上一馬挽一無傘無蓋的小車,奔馳道上。車上乘二人戴冠,左為御者,右為吏人。車兩側斜插武器(磚面殘缺,僅見器桿)。當為前導后從之車。


    軺車畫像磚   37.5×46.5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六六年四川省成都市昭覺寺漢墓出土。畫面上一馬挽有傘蓋軺車,低頭飛奔。車上乘坐兩人,左為御者,右為頭上戴冠的吏人。



    輜車畫像磚   38×47cm   東漢   四川省成都市博物館藏

    一九七五年四川省成都市土橋曾家包出土。畫面上一馬挽一輛有蓋輜車,蓋沿上翹,前坐二人,右一人執轡頭,為御者,左一人為婦人。車兩旁有甲士護衛,其右一人荷矛帶環首刀,左一人持弓荷杖。


    輜車畫像磚   39.6×45.8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五三年四川省成都市郊採集。畫面為一馬挽一輛有棚直轅輜車。棚側有橢圓形裝飾紋四個。車棚前坐二人,其右一人執轡頭,為御者,其左一人僅半身露于棚口外,車下一人(馬夫)扶轅而行,車之兩旁上、下各有一人,夾轂從行。右端道路兩旁各有一樹,輜車正從兩樹之間奔馳而過。
    《釋名·釋車》:「輜車,載輜重臥息其中之車也。輜、廁也,所以載衣物雜廁其中也。」「輜軿之形同,有邸曰輜,無邸曰軿。」「邸」即后轅。故此車稱輜車。


    騎吹畫像磚   41.8×47cm   東漢   重慶市博物館藏

    一九五四年四川省成都市羊子山一號墓出土。畫面六騎皆頭戴圓頂帽,身著寬袖長袍。左上一騎,上豎鞀鼓,植羽葆,其下一人擊鉦。《韓書·韓延壽傳》:「建幢棨,植羽葆。」顏師古注曰:「羽葆,聚翟尾為之。」左邊第三人似捧排簫而吹。右上一騎,上有一幢,幢上的羽飾飄然于后。其下一人右手握槌,似為擊鐃者。右旁第三人捧排簫而吹。


    四騎吏手持棨戟畫像磚   40×46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二年四川省成都大邑縣安仁娜出土。畫面四騎,羊蹄飛奔,騎上四吏,頭上著幘,短衣束帶,腰間左有弩弓,右有箭箙。四馬皆斷鬃結尾,頭有彩飾。四人皆手荷棨戟,緊執轡頭,夾馬奔馳。
    《續漢書·輿服志》:「公以下至二千石,騎吏四人;千石以下至三百石縣長,二人,皆帶劍持棨戟為前列。」此磚四騎吏當為二千石官吏出行時的導騎。


    四騎吏手持棨戟畫像磚   41×49cm   東漢   重慶市博物館藏

    一九五四年四川省成都市羊子山一號墓出土。此磚與上磚圖案基本相同。四騎奮蹄飛奔,一馬回首嘶鳴,極具動感。


    三騎吏騎吹畫像磚   33.5×42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八年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馬家鄉出土。畫面上三騎,且吹且行。一人吹排簫,前后二人吹笳。三馬動作一致,皆彩頭結尾,奔馳向前。當為官吏出行時的儀仗。


    騎吏畫像磚   33.5×41.2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八年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馬家鄉出土。畫面二騎,彩頭結尾。騎上二吏,頭戴武冠,身著袍,腰系箭箙,左手執幢麾,迎風招展,右手握韁繩,夾馬奔馳。騎吏皆高鼻深目,胡須蓬張,似為「胡人」。當為千石以下官吏出行儀仗。


    駱駝畫像磚   33.5×41.2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八年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馬家鄉出土。畫面二騎,彩頭結尾。騎上二吏,頭戴武冠,身著袍,腰系箭箙,左手執幢麾,迎風招展,右手握韁繩,夾馬奔馳。騎吏皆高鼻深目,胡須蓬張,似為「胡人」。當為千石以下官吏出行儀仗。


    單闕畫像磚   40×47.2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四川省成都市郊蒐集。畫面正中浮雕一重檐單闕,闕檐兩端各系一頑猴。闕兩旁各立一人,戴冠著袍,左者執棨戟,右者捧盾,作迎候狀。畫面右上角刻紋飾。這種紋飾至今只在單闕中發現,其含義有待考證。


    鳳闕畫像磚   38×44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四川省大邑縣安仁鎮出土。畫面由雙闕結合而成,主闕重檐,左右各有一子闕,以橋形層樓連為一體。檐下木枋、頭拱清晰可辨。層樓正脊飾一體態優美的鳳鳥。主闕間刻一門,門扉向內開啟。
    《太平御覽》卷一七九引「建章宮闕臨北道,鳳在上,故號曰鳳闕也。」所以這種闕稱為「鳳闕」。此磚畫面層次清楚,比例適度,富于立體感。


    鳳闕畫像磚   38×49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四川省成都市建二公司採集。此磚畫面與上磚基本相同。(雙闕下部均殘)主闕重檐,惟闕間門框上置一「勝」,脊飾一鳳。大門緊閉,門扉上飾一獸首。


    天闕畫像磚   38×52.8cm   東漢   四川省大邑文管所藏

    一九八八年四川省大邑縣董場鄉出土。此磚主要為淺陽線刻,磚的正中上方刻一人首鳥身的羽人,腹部有一圓輪,雙翅展開,雙羽之上各有一顆星,其下有一人雙手托頭,其頭上長一對長耳,著交領扇,下肢作弓箭步,兩側各有一顆星,右方的星有羽。在羽人的兩側有一對雙重檐的闕,雙闕之后還有一對單檐子闕。大闕前各有一人持棨戟相向躬身站立,闕檐兩旁各有一蛇身人面像,為伏羲、女媧,其下各有一顆星。


    宴飲畫像磚   39.2×44.4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二年四川省大邑縣安仁鎮出土。畫面上七人,席地而坐。右端二人,其中一人正伸手取席間酒罇內的勺,似舀酒注于耳杯內。對面二人并坐,席前置一案,手舉耳杯欲飲。上端有三人,席前置一案,右一人舉耳杯向中間一人勸酒,左一人執盤而待。



    丸劍宴舞畫像磚   38×44.7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二年四川省大邑縣安仁鎮出土。畫面的右上方一赤膊男子左肘「跳瓶」,右手持劍;其左一赤膊男子,雙手「跳丸」,丸有六數。右下方一頭上梳雙髻的女子,手持長巾,婆娑而舞,袖巾佩麗。其左一人右手握槌,擊鼓伴奏。其身后有兩個席地而坐、手持排簫的樂人,正在吹奏。左上方一男一女席地而坐,男者頭上戴冠,身著寬袖長袍,長袖飄拂;女者頭上著雙髻,二人皆為觀賞者。樂人身側有二酒罇,罇中有勺。其中及左下角有二幾。


    舞蹈雜技畫像磚   21.3×32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八六年四川省什邡市皂角鄉蒐集。此磚右邊部分已殘缺,以淺浮雕的方式刻兩個雜耍伎人,左邊的男子赤膊上身,扭腰回首,一手上舉,一手前伸,雙腿作跳躍狀。其左上方有一甑,其腳下有幾只盤。右邊一女子,身著闊袖短裙,領外翻,單腿著地,下腰緊縮扭身回望,左手上舉拋弄一長巾,右手下伸持劍上指。此磚布局舒朗,人物造型頗具動感。


    吹竽畫像磚   24.6×29.5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民國時期四川省成都市郊出土。磚兩端均殘缺。畫面上二人,坐于屋宇之下,右邊一人捧竽而吹;右邊一人撫耳靜聽。


    六博畫像磚   37×46.6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民國時期四川省新津縣出土。帷幔下四人,相對博弈。上二人設席對弈,其右一人伸手于局上,觀察局勢;其左一人卷袖,欲動其棋。其間有幾和盂各一。下面二人設長席,中間置棋盤,棋上有長條形箸。其右一人兩手高舉,作驚愕之狀;其左一人伸手于局中,凝視對方。


    制鹽畫像磚   36.6×46.6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民國時期四川省邛崍市花牌坊出土。畫面左下角是一鹽井,井上有高架,架分三層,轆轤置于最上端,掛著吊桶,四人站在架上汲鹵。高架旁邊有儲鹵的鹵槽,并有一竹筧經過山峪將鹵引至右下的長形灶上(灶殘缺一塊)。灶上有釜,兩人于上下照料,一人于灶口撥火。中間四人似在運輸鹽包,右上二人持弩射獵。其背景為重疊起伏的山巒。


    播種畫像磚   28.3×殘40.5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九年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新農鄉出土。畫面上三人短衣束帶,正在田里勞作。左端一人高舉鐵鋤松土,右端二人彎腰執短桿點播。


    採蓮畫像磚   33.8×殘41.3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八年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馬家鄉出土。畫面右邊殘缺一部分。圖中一蓮池,池內蓮蓬累累,其間二人分駕兩只小舟在池內採蓮,池中有鴨、螃蟹及大魚數尾。


    講經畫像磚   39.2×46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五四年四川省成都市羊子山出土。畫面左端經師據榻憑幾,面部肅穆,其上置遮蔽灰塵的「承塵」。弟子六人圍聚而坐,手中各捧牘簡。經師和弟子皆寬袖長服,戴進賢冠。右下一人領下有須,腰間懸書刀(環柄小刀) - 是儒生刻畫和刪改上的文字的必備文具。佩書刀者可能為「都講」,都講師學舍之長。


    納糧畫像磚   39.2×46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七二年四川省大邑縣安仁鄉出土。畫面為一座五脊糧倉。倉房建在臺基之上。臺基下有木椿為柱,其間可通風。房頂有二氣窗,菱形窗格。房前臺基之上有兩人,帶冠者寬袖長服,若賓主相對;其左者腰間佩劍,端坐在方席上,當為倉主;右者雙手捧笏,躬身施禮,其右后一人,肩負一物從房側而出當為其侍從前來納糧。左邊臺基下,一人捧盾侍立主人旁。


    西王母畫像磚   40.3×45.5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一九五五年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新繁鎮清白鄉出土。畫面上西王母戴勝坐在四周布滿云氣的龍虎座上。《山海經·西山經》:「又西三五〇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左側是九尾狐,狐身有翼,尾分九歧,是祥瑞的象征。其下是玉兔,持靈芝而立。王母座下有蟾蜍,直立而舞,相傳是嫦娥的化身。《淮南子·覽冥訓》:「羿請不死之藥于西王母,嫦娥竊之以奔月,遂托身于月,是為蟾蜍。」其旁是三足鳥,這是為西王母覓食的使者。磚左一執兵器而立者,是傳說中的「大行伯」。《山海經·海內北經》曰:「西王母……有人曰大行伯,把戈。」磚右下角兩人,可能是西王母的侍者。左下持笏而跪拜者也許就是從四方而來的求藥或祈福者。
    「西王母」是漢代畫像磚中常見的神話人物,蜀中東漢時將西王母畫像磚置于墓中,是天師道信仰的一種表現。此磚是迄今為止表現西王母傳說最全的一方。


    伏羲女媧畫像磚   39.2×47.9cm   東漢   四川省博物館藏

    民國時期四川省崇州市蒐集。畫面上伏羲、女媧,人首蛇身。左邊伏羲,頭上如蓮,左手持規,右手擎日,日中有一金鳥。右為女媧,梳雙髻,戴耳環,右手持矩,左手擎月,月中有蟾蜍,桂樹。


    仙人騎鹿畫像磚   27.2×29.5cm   東漢   個人收藏

    此磚為淺浮雕,磚的右方有殘損,畫中刻一仙人身著長服,手持嘉禾騎于仙鹿之上,左上角和左下角分別刻三株靈芝。


    仙人騎馬畫像磚   34.2×39.5cm   三國·魏   四川省大邑縣文管所藏

    一九八八年四川省大邑縣董場鄉蒐集。此磚為線條陽刻,刻一騎馬裸人,頭上長一對角狀物,左手持繩索,右手握馬韁。馬俯首張口作狂奔狀。此圖布局飽滿,人物奔馬飄逸富于動感。
    漢畫像石拓片博物館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