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林歌作品 / 待分類 / 金庸最大的失策,將《明報》賣給了這家皮...

    0 0

       

    金庸最大的失策,將《明報》賣給了這家皮包公司!最后黯然退場!

    原創
    2020-04-30  林歌作品

      1989年5月20日,在《明報》創刊30周年茶會上,金庸突然宣布辭去社長一職,只留任明報集團董事局主席職位。

      但他表示將徹底淡出江湖。

      當時,《明報》已是市值約10億、贏利約1億港元的大型報業集團。

      消息傳出,一時引來10多個財團上門洽談收購金庸所持的股權。

      先后有收購專家梁伯韜與出版奇人鄭經翰合組的收購拍檔、英國報業大亨麥士維、香港首席財閥李嘉誠、香港首席洋行恰和以及澳籍傳媒大王、《南華早報》大股東梅鐸。

      另外還有日本德間書局老板及其顧問于品海。

      但最后,沒有一家財團談妥。

      金庸之意,并不在于《明報》售價多少,而是未來的繼承人能否將《明報》精神發揚光大。

      金庸的子女,無一人有意從事報業。

      金庸也曾想在明報集團內部物色合適人選,但一直舉棋不定。

      這時,有一個年輕人引起了傳媒的廣泛關注。

      這個人就是后來成為《明報》新老板的于品海。

      于品海生于1959年,香港人,1977年畢業于加拿大沙省大學政治系,回港后進入金庸舊屬黃揚烈創辦的《財經日報》,做國際電訊翻譯及編輯。

      一年后,離職進富麗華酒店做職員。

      1985年,于品海以20萬港元為資本,說服朋友投資80萬港元,創辦智才顧問管理公司。

      同年8月,于品海做成智才的第一單業務,與日商合作,發展并管理桂林的漓苑酒店。

      到后來,智才成為它的直接控股公司。

      這時,智才還只是一家“皮包公司”,沒有自己的寫字樓,老板兼職員只于品海一人。

      兩年后,智才上市,市值已達6億港元。

      于品海曾經協助日本出版商商談《明報》收購事宜。

      雖然事沒辦成,據說卻給金庸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據某周刊說,于品海花了多年時間與金庸套近乎。

      “他花了很多時間陪金大俠看戲、食大閘蟹,又不時大談辦報理想,令金庸老人家十分開心。

      據說他還與金庸建立了義父義子”的特殊關系。

      1991年12月,于品海與金庸進行首次交易。

      然后自1994年12月1日起,分五次全部讓給于品海。

      就這樣,于品海大模大樣地出任明報集團副主席,在金庸的直接關照下處理日常事務。

      1994年3月31日,明報企業有限公司宣布,從當日起金庸及沈寶新退休,分別辭去董事局主席、副主席職務。

      同日,于品海被委任為董事局主席。

      次日,《明報》刊出金庸的講話。

      在這個講話中,金庸對于品海大加稱贊。

      他說:“過去大約10年中,我熱衷尋求一個聰明能干、熱心新聞事業、誠懇努力的年輕人,可以將《明報》交托給他。如果不是我運氣好,不會遇到于品海先生這樣似乎度身訂做的、比我所想象、所要求更加精彩的人才。”

      1993年9月,《明報》副主席、掌握實權的新老板于品海宣布創辦《現代日報》。

      報紙尚未面市,廣告費就花掉2000萬港元,創香港傳媒創刊廣告費用之最。

      作為《明報》的補充,《現代日報》是以市民為對象的報紙。

      這也是一份全新概念的報紙,在香港開天辟地全部采取橫排。

      于品海聲稱,橫排才符合國際規范,中國內地全是橫排,此舉必將對1997年后的香港報業產生深遠影響。

      此后,《明報》股價一路上揚,由原來的4港元飚升到10港元以上。

      于品海個人的賬面財富也由5億多攀升至13億港元。

      1994年4月,于品海正式接替金庸任《明報》主席,并當選為香港報業公會主席。

      某雜志封他為“香港梅鐸”。

      誰也沒有料到,正在平步青云之際,于品海多年前埋下的“地雷”被人引爆了。

      1994年10月10日,香港《經濟日報》獨家披露,于品海在加拿大留學期間,曾觸犯偷竊、冒簽支票、非法使用他人信用卡、私藏槍支等7項控罪,被判入獄兩年減一天。

      當晚,于品海發表聲明,承認自己20歲時在加拿大求學期間,曾于1979年的3個月內,因使用他人支票和信用卡,涉及金額4600加元,以及無牌藏手槍,全部控罪共判刑兩年減一天,但實際服刑4個月獲釋。

      于品海陳年案件在香港掀起軒然大波。

      金庸知悉后大吃一驚,對于品海隱瞞案底感到遺憾。

      金庸認為這件事至少對《明報》短時期會有影響,“董事都會有影響,何況主席!”

      金庸認為,他選于品海為接班人并非感情用事,他做過調查,結論是于品海的歷史清白。

      外界有評論說,這一事件對金庸打擊太大了。

      香港立法局議員詹培10月11日發表講話,稱這一事件“令傳媒本身的聲譽及形象出現瑕疵,對此,身兼報業公會主席的于品海,確應有自動辭職的勇氣”。

      批評與譴責從四面八方涌來,于品海被迫先后辭去報業公會、明報企業、南海發展的主席職位。

      不過,《明報》及南海的控股權仍牢牢攥在于品海手中。

      此后,于品海出現了一連串的投資失誤,或者說主觀犯錯。

      據說,于品海在債臺高筑時走了一步神秘的棋。

      又因為與獨立核算師“不咬弦”,核算師披露,于品海先后拿出4宗3系億港元的款項給身份不明的機構。

      《明報》的正業是出版報刊拿貸款去放貸及投資他業,既隱瞞了股東,又違反與銀團的貸款協議。

      所以,香港證監會與聯交所于1995年8月22日早上宣布《明報》停牌。

      最后,于品海只有出售他自己與《明報》控股公司智才所持的《明報》股權。

      從此,于品海算是徹底淡出了報業。

      楊瀾采訪金庸時曾談及于品海,說:“當年您把《明報》轉讓給于品海的時候,您借給他很多股票,還在輿論各方面都很支持他,但是結果出來卻并不是像人們預料的那么好……”

      金庸回答說:“我覺得,如果他來辦《明報》,應該可以繼承原來的方針政策辦下去,所以我各個方面都支持他。后來于先生他一來根本沒有經驗,有些好的人離開了,有的人和他意見不和離開了,所以報紙辦得不太成功,有些投資也不太成功。不然應該我的股票全部買去的,后來他沒有能力買了……”

      金庸還寬容大度地說:“我覺得這也不是他的過失,他經營生意不成功,我覺得很可惜。如果他很成功,他完全可以根據我們訂的合同,把我的股票全買去,我們雙方都很滿意了。但現在不是他故意來對我反悔,或者故意欺騙我,不是的,因為他自己做生意沒成功,所以他沒有力量完成這個合約,我可以原諒的。”

      退休后,金庸說他有兩方面的打算,一是寫歷史小說,二是做一些研究工作。

      他身上有多個學者頭銜,得不時應約到處講學。

      他還多次表示,退休后希望能在杭州西湖邊建一幢小屋,以滿足對故鄉的依戀和思念之情。

      西湖風景區的土地是不允許建私人住宅的。

      鑒于金庸對中國通俗文化的貢獻及其影響力。

      于是,浙江省政府、杭州市政府做出特別決定,批給金庸四五畝地,建造一間園林式的小舍,給金庸作為休閑、藏書之用。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