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紅燈要硬闖 / 文化 / 晏殊:北宋風流宴飲第一人

    0 0

       

    晏殊:北宋風流宴飲第一人

    2020-04-29  紅燈要硬闖

      今日詩語:
      暮去朝來即老,人生不飲何為。


      近段時間電視劇《清平樂》在熱播,平常在書本里的人物在電視劇里逐一出場,令人驚喜。其中令人驚艷的是喻恩泰飾演的晏殊,被劉太后稱贊為“妙人”。

      歷史上,“妙人”晏殊的人生堪稱完美,生于太平盛世,少年得志,官場得意,富貴榮華,一生平遂,又被稱為“太平宰相”。

      縱觀晏殊的一生,如此仕途順暢,盛極厚寵,是與他本人成功的社會交際分不開的。

      晏殊生活的年代,國富民安,全國上下朝歌夜舞,上至皇上、下至百姓都開展各種宴會,歌樓酒肆成行成市,宴飲聚會蔚然成風。

      在這些宴會上,晏殊如魚得水,借著酒意,絕世名篇,揮筆而就。同事情、朋友情都在他的詩酒篇章夸贊中得到升華,成就了他北宋風流宴飲第一人的美名。

      01

      在官場上發展,最重要的關系是領導,何況是在皇帝直接領導下的朝廷,皇帝組織的宴會是必須參加的。

      又是一年一度的四月十四日,宋仁皇大壽,舉國關注,普天同慶。

      這一天,宮里邀請了不少官員參加宴會。如此喜慶的日子里,文武百官都興高采烈地入宮參加祝壽。

      作為朝廷大臣晏殊自然在邀請之列,如約前往。

      晏殊進宮后看到輝煌的皇家宮殿里,搭起了迎賓的帳篷,奏起典雅的樂曲,歌女們在翩翩起舞。旁邊的賓客們正看得津津有味,等待著壽星公的出現。

      當宋仁宗出來后,百官齊聲朝賀,共祝圣上萬壽無疆。

      如此祥和美好的時光,晏殊寫了一首《喜遷鶯·風轉蕙》:

      風轉蕙,露催蓮。鶯語尚綿蠻。

      堯蓂隨月欲團圓。真馭降荷蘭。

      褰油幕。調清樂。四海一家同樂。

      千官心在玉爐香。圣壽祝天長。

      晏殊在所作的詩里,贊嘆著清雅的典樂,莊重的場面,喜祥的氛圍,在無形中顯示出宴會主人的高貴地位。

      02

      公元1025年,晏殊因反對張耆任樞密使,違背了劉太后的旨意,被劉太后記恨在心里。

      公元1026年,一次晏殊隨宋仁宗前往玉清昭應宮時,隨從拿手板來遲了。火爆的晏殊大怒,以手板擊打仆從,打掉了仆叢的一顆牙齒。

      這件事被御史知道了,以此彈劾晏殊,而當時垂簾聽政的劉太后馬上抓住晏殊這個小錯誤,把晏殊貶到宋州做知州。

      但幸運的是,他不像蘇軾那般被一貶再貶,不到一年朝廷下調令,讓他回京城做御史中丞。

      這是一件喜慶的事情。在宋州的同事們、朋友們知道晏殊將要高升離開宋州,就組織了一個歡送會,準備歡送晏殊。

      如此熱愛宴會熱鬧場面的晏殊當然不會推辭,更何況是大家心意。于是,他欣然前往。

      在筵席上,大家清酒佐歡,歡樂異常。作為宴席上的主角,晏殊欣然作了一首新詞《浣溪沙》送給大家: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眾人拿著酒杯聽著晏殊譜的新曲,都隔入了沉思。是的,天氣還是去年的天氣,亭臺還是那個亭臺,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似乎又有其發展和改變。同理,在官場上的發展何嘗不是這樣?

      眾人為宴席上為主角的新曲見解叫好!今朝有酒今朝醉,活在當下,何須介懷昨日事!

      03

      晏殊除了參加別人的宴會活動,自己也特喜歡呼朋引伴,組織聚會。

      公元1044年立春時節,多美好的節日,新的一年新開始、新氣象。當時已是宰相的晏殊不想錯過如此美妙的春光,于是想在自己家里組織一下宴會,聚一聚,歡歡喜喜過新年。

      于是,宴殊派出請帖,邀請了中書省、樞密院群僚。

      席間,一群同事飲酒作樂,高談闊論,突然有人提出作詞助興,晏殊作為他們的頂頭上司第一時間響應,帶頭作《木蘭花》以侑觴:

      東風昨夜回梁苑。日腳依稀添一線。

      旋開楊柳綠蛾眉,暗拆海棠紅粉面。

      無情一去云中雁。有意歸來梁上燕。

      有情無意且休論,莫向酒杯容易散。

      又一次,在秋光爛漫的季節里,晏殊組織宴會,這一次,他把宴會地點,設在亭臺樓閣上。

      晏殊邀請了一些朋友在樓閣上賞秋色,并叫上了一些認識的歌妓一起前往。

      在宴席上,晏殊一如既往地喝酒飲樂,把酒談笑風生,還讓歌妓唱曲助興。

      這樣宴會,把酒言歡時,怎么能少了即興譜新詞呢?

      晏殊坐在亭臺樓閣上,看著外面的層層紅葉,碧綠的青苔和雨后的秋景,他即興寫出一首《清平樂》:

      秋光向晚,小閣初開宴。

      林葉殷紅猶未遍。雨后青苔滿院。

      蕭娘勸我金卮。殷勤更唱新詞。

      暮去朝來即老,人生不飲何為。

      暮去朝來人易老,何不及時盡歡痛飲一番?與其沉迷于生活無常煩惱中,不如抓緊美好時光及時行樂,不要留下遺憾。

      在一千年前的北宋王朝,太平盛世歌舞流行,晏殊用他一生的行動實現了他對宋真宗所說的話,流連于各種宴會,喝著小酒,即席唱著新譜的小曲,人生歡樂無比!

      這就是北宋社交達人晏殊的風流宴飲人生。

      晏殊對宴會的癡迷,總結在葉夢得的《避暑錄話》:晏殊“惟喜賓客,未嘗一日不宴飲,每有嘉客必留,留亦必以歌樂相佐。”

      作者再思,一個喜歡看古代文學、歷史,追尋歷史人物足跡的寫作人。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