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怡心齋YXZ / 待分類 / 莊子的境界|“與物為春”擁抱世間

    0 0

       

    莊子的境界|“與物為春”擁抱世間

    原創
    2020-04-21  怡心齋YXZ

      01


      莊子姓莊,名周,是戰國中期的思想家。

      在諸多先秦人士中,莊子是最與眾不同的一位,

      也是最富有魅力的那一位。

      他不像蘇秦、張儀只要有官做,能富貴,就可以頭懸梁、錐刺股,也可以朝秦暮楚、賣友求榮,沒什么特別操守。他也不像孔墨孟荀,愛出風頭,常常對諸侯發牢騷,要是諸侯們不買賬,就退回自己的茅草屋,把滿腔不平和才氣都寫到竹簡上。

      ▲張大千 李檢法定林蕭散圖

      02


      有人說莊子的眼極冷,心腸極熱。眼冷,故是非不管。心腸熱,故悲慨萬端。雖知無用,而未能忘情,到底是熱腸掛住。

      雖不能忘情,而終不下手,到底是冷眼看穿,這是莊子的“哲學困境”。

      但我,從心底相信,沒有誰比莊子更愛這個世界了。

      他熱愛一切,他充滿激情地和我們談論一切。

      在他眼里,物無貴賤,天地一指,萬物一馬。

      ▲張大千 湖光山色

      如果說孔孟韓非的作品多的是社會意象和概念,充斥著令人生厭的仁啊,禮啊、忠恕啊,君臣啊,戰爭啊,那莊子的作品就是一派天真自然的魔幻世界。

      03


      莊子的筆調同他的心一樣,都是溫柔寬仁的,無論是鯤鵬、奔馬、麋鹿,還是雞、泥鰍、蚊虻,無一不充滿了自然天趣。

      他像一個點化萬物的巫卜,讓世間一切都具有了靈性。他使鬼魂、神靈、動物、植物,甚至土偶桃梗都栩栩如生地對我們說話。

      ▲張大千 晴靄仙閣

      當別人寫文章是為了爭奪、為了辯論、為了政治,為了富貴,他寫文章似乎只是為了排遣他的孤獨。

      當別人喋喋不休地對著諸侯的耳朵說如何治人的時候,他卻轉過身來,真誠懇切地告訴我們如何自救解脫。

      04


      莊子熱愛眾生,主張物我齊一。

      他認為,人與自然界中的其他物種,

      沒有價值優劣之分,都是平等共存的。

      然而再看看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人類似乎正在為自己的傲慢和自私買單。

      ▲張大千 雪江歸櫂圖

      提到澳大利亞都會想到可愛的考拉。但在這場大火中,考拉因為行動遲緩,它們賴以生存的桉樹又極其易燃。目前,考拉的數量正在因為大火而持續減少,甚至到了功能性滅絕的邊緣。

      莊子認為,人與萬物都是平等的生態主體,

      人與萬物就應該平等共生。

      人類只有尊重動物的生存權利,動物才不會傷人。

      ▲張大千 觀瀑圖

      在莊子眼里,世界是一個充滿生機與多樣性的生態世界。他筆下的動植物讓人目不暇接,大到用五十頭牛釣上來的海大魚,小到不知晦朔的朝菌、不知春秋的蟪蛄(寒蟬)。

      莊子早已意識到,多姿多彩生命狀態是才是宇宙萬物的原生狀態,而人不能將自己的標準強加給他物,每一種生物都有獨特的生存方式。

      自然是先于人而存在的有機整體,有著自身的規律特點,

      人類只有順應自然才能與萬物和諧。

      在人與萬物的關系上,人都有著自己的責任。

      ▲張大千 白云隱居

      05


      莊子的智慧不僅體現在人與萬物的生態倫理上,也體現在生態美學上。

      他熱愛自然,鐘情大自然,謳歌大自然,并且主張人在與自然的情感溝通之中,實現生命的自由。人類若要保持自己的生命本真狀態,就必須不斷地回歸自然。

      莊子在《知北游》中說: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

      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達萬物之理,

      是故至人無為,大圣不作,觀于天地之謂也。

      ▲張大千 漁村夕照

      莊子認為大自然是道的體現,也是美的源泉,它既是真的善的,也是美的。

      人只有“與物為春”,和大自然融為一體,

      才能體會其中的真、善、美,從而激發我們熱愛生活的情感。

      06


      莊子一生過的很清苦,官也只做到漆園小吏,據說比現在的鄉長還小,后來不得不以打草鞋為生。

      ▲張大千 秋江獨釣

      他常常踟躇鄉野,在田坎、水堤以及濕漉漉的樹林里,頗有興致地觀察研究各種小東西。

      跳的,蹦的,爬的,蠕動的,有足的,無足的,十分仔細又極度耐心,有時歡歡喜喜像一個老頑童。而他研究的這些小生命的執著認真煞有介事,并不亞于孔孟之研究君王大臣。

      他獨來獨往,不吝去留,若垂天之云,

      悠悠往來聚散,在一種遠離的姿態中顯出格外的自由與灑脫。

      >>相關鏈接

      汪曾祺|一個人口味要雜一點,興趣要廣一點

      松——君子其性直上,雖數尺自亭亭也

      水——至柔至剛,至靜至動;因勢賦形,堅定前行

      歐陽修:我最不自信的就是書法

      《鬢邊不是海棠紅》,是一波梨園回憶殺

      狀元之書,字如其華,不負經綸!

      敦煌石窟藝術之誰說線條不是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