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林歌作品 / 待分類 / 紀曉嵐的這個燈謎,難倒了乾隆皇帝!

    0 0

       

    紀曉嵐的這個燈謎,難倒了乾隆皇帝!

    原創
    2020-04-07  林歌作品

      紀曉嵐博通古今,文采出眾,才思敏捷,出口成章,是清代第一大文豪。

      他很喜歡賦詩作聯,張口就來,而且極為精妙,因此人們常請他賦詩作聯。

      乾隆同樣學識淵博,文學造詣頗深,且自視甚高,但對紀曉嵐仍自嘆弗如。

      他雖然很賞識紀曉嵐,但對他的才華,也有幾分嫉妒,有意無意中總要考他一考,或出一些難題來難他。

      比如,隨時命他做一些難做的詩,對難對的對聯。

      然而,紀曉嵐往往都能應付自如,使這位頗為自負的天子也不得不佩服。

      有一次,乾隆帝命紀曉嵐做《一字詩》,要求詩中必須包含十個”字。

      紀曉嵐當即寫下七絕一首:

      帆一槳一孤舟,一個漁俞一釣鉤;一俯一仰一場笑,一江明月一江秋。

      這首詩恰恰用了十個“一”字,把漁翁秋江月夜在孤舟垂釣樂的情景,寫得十分傳神生動,真是一首好詩。

      又有一次,乾隆帝微服出巡,在黃昏時分,忽見一白鶴凌空飛過。

      乾隆便以鶴為題,命紀曉嵐即景吟詩一首。

      紀曉嵐不假思索,隨口吟道:“萬里長空一鶴飛,朱砂為頂雪衣。”

      此時白鶴飛遠,已經變成一個黑影。

      他正要往下吟,乾隆有意為難他,突然打斷他說:“這明明是一只黑鶴,你吟錯了。”

      皇上硬要把白鶴說成黑鶴,你就只能把它寫成黑鶴。

      紀曉嵐心知肚明,皇上是在故意為難他。

      可前兩句已經把它寫成白鶴了,如何把白鶴變成黑鶴呢?

      這當然難不了急智的紀曉嵐,只見他眼珠一轉,便不慌不忙地繼續吟道:“只因覓食歸來晩,誤入羲之蓄墨池。”

      乾隆聽了不禁擊掌叫好,佩服紀曉嵐的急才。

      紀曉嵐做詩構思之奇妙,往往出人意外。

      有一天,某翰林的母親過生日,紀曉嵐前往祝壽。

      該翰林和眾賓客都知道他極善賦詩,便一致請他當場做一首賀壽詩。

      紀曉嵐盛情難卻,便欣然命筆。

      不料他寫的第一句竟是:“這個婆娘不是人。”

      這不明明是罵人嗎?

      主人和眾來賓都大吃一驚,心想,你不愿寫詩也就罷了,為什么要在這大喜的日子當眾辱罵壽星呢?

      不料,紀曉嵐又從容地寫出了第二句:“九天神女下凡塵。”

      大家正轉驚為喜,莞爾點頭贊賞,又不料他的第三句又寫道:“生下兒子去作賊。”

      大家又愕然把心提到嗓子眼上,靜看他如何結局。

      紀曉嵐最后微笑輕松地寫下了最后一句:“偷得蟠桃壽母親。”

      于是,眾人無不鼓掌叫絕,贊嘆不已,時傳為佳話。

      紀曉嵐還曾賦地名詩七絕一首,在短短四句二十八個字中,即入京畿八個縣的縣名。

      詩云:

      密云不雨旱三河,雖玉田難期豐潤。

      懷柔有道齊遵化,能順義即是良鄉。

      每句均在首尾各嵌入一個縣名,即密云、三河、玉田、豐潤、懷柔、遵化、順義、良鄉。

      密云、懷柔、順義仍屬北京市,良鄉并入北京市的房山區。其余四縣已劃歸河北省。

      作對聯更是紀曉嵐的拿手好戲,他以精于作對聯名盛一時,人們尊稱他為“聯圣”。

      他也曾自夸:“天下未有不可對之對。”

      所以,有了什么難對的上聯,人們都會去請他給對下聯,或故意搜集、制作難對的上聯,想要難倒他。

      但紀曉嵐都能迎刃而解,立即對出,而且對得極妙,留下很多膾炙人口的妙聯奇對,為人們所津津樂道,互相傳誦。

      紀曉嵐年輕時初點翰林,宮中的老總管很瞧不起他,便作一上聯,取笑他曰:“小翰林,穿冬衣,持夏扇,一部春秋曾讀否?”

      豈料紀曉嵐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即不客氣地回敬曰:“老總管,生南方,長北地,那個東西還在嗎?”

      以“老總管”對“小翰林”,以東西南北四方對春夏秋冬四季,十分貼切。

      老總管譏笑他沒讀過《春秋》,他卻恥笑老總管太監的那個“東西”被閹割掉,不復存在,罵得痛快淋漓。

      從此以后,他再也沒有人敢小瞧這個小翰林了。

      后來紀曉嵐升任侍讀,天天入值宮中,作乾隆帝的顧問。

      他的家眷尚未接來京城,甚感孤單寂寞,時時思念親人,不免形之于色,郁郁寡歡。

      乾隆帝看出他有心事,也猜到八九分,在和他對弈時,特出上聯試探,“口十心思,思妻、思子、思父母?”

      紀曉嵐看出皇上在關心和詢問他,立刻跪下對出下聯曰:“言身寸謝,謝天、謝地、謝君王。”

      這是一副極好的拆字對,乾隆把“思”字拆為“口、十、心”三個字。

      紀曉嵐也把“謝”字拆為“言、身、寸”三個字。

      前者連用三個思字,以示關懷,后者連用三個謝字,感謝皇上對自己的關心。

      乾隆聽了很高興,便賞給他御馬一匹,賜他假期,讓他快馬加鞭返鄉探親。

      農歷正月十五日是元宵節,普天同慶。

      當夜,皇宮中照例舉行燈會,除觀燈之外,其主要內容便是猜燈謎。

      紀曉嵐是很喜歡熱鬧的人,在元宵佳節,他特制一副對聯,懸掛在兩個大燈籠下,組成一個燈謎。謎面是:

      黑不是,白不是,紅黃更不是,和狐貍貓狗仿佛,既非家畜,也非野獸;

      詩也有,詞也有,論語上也有,對東西南北模糊,雖是短品,卻是妙文。

      打兩個字。

      他知道乾隆帝喜歡猜謎,特恭請皇上去猜。

      乾隆和諸大臣都猜不出,紀曉嵐便啟發他說:“在五色之中黑、白、紅、黃都不是,那是什么顏色?”

      乾隆說:“那就是青色了。”

      紀曉嵐又問:“狐、貍、貓、狗這幾個字的共同點是哪個字?”

      乾隆說:“是犬字。”

      于是,他茅塞頓開說:“一犬青是猜字,那么下聯當然是個'謎’字了。”

      原來謎底竟是“猜謎”二字。

      為猜謎而作“猜謎”的謎語,可謂匠心獨運,獲得乾隆帝的贊賞。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