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nav id="gssss"><strong id="gssss"></strong></nav>
  • <menu id="gssss"></menu>
  • <nav id="gssss"><nav id="gssss"></nav></nav>
  • 左名都 / 長文 / 塞班消亡簡史:智能手機的革命往事

    0 0

       

    塞班消亡簡史:智能手機的革命往事

    原創
    2020-04-05  左名都

    2013年是智能手機發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一年,這一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首次超過功能機,國產智能手機也在這一年開始崛起,而傳統巨頭諾基亞和黑莓則被擠出了全球榜單前五,微軟則在這一年收購諾基亞后陷入了手機泥潭,最終放棄了手機業務。

    也正是在這一年,風雨飄搖中的諾基亞宣布不再發布塞班系統的手機,塞班徹底死亡。

    作為最早的智能手機操作系統之一,并曾稱霸一時的塞班,在短短幾年時間內,便從巔峰跌落到了谷底。而曾經無論是在功能機市場,還是智能機市場,都占據絕對霸主地位的諾基亞帝國,也在這幾年里,迅速邁入黃昏。

    那么,是什么原因導致了它的沒落?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是時運不濟,還是命運多舛?

    一 新格局的醞釀

    世界第一部智能手機是1994年上市,由IBM推出的simon,采用觸摸屏,沒有物理按鍵。但是由于操作麻煩,沒有流行開來。

    1998年,寶意昂聯合諾基亞、愛立信等幾家通訊公司,成立了班塞公司,并以寶意昂的 EPOC為基礎,開始設計塞班系統。

    2000年,愛立信發行了全球第一款塞班系統手機——R380,智能手機開始在小范圍內擴散。

    2002年,諾基亞上市9210C,這款手機是真正意義上較為成熟的智能手機,并獲得了市場認可。此后諾基亞趁熱打鐵,連續推出了幾款較為成功的智能手機。

    2004年,諾基亞接手了寶意昂在塞班的全部股份,成為最大股東,開始主導塞班的運營。此后的塞班高歌猛進,成為眾多品牌手機的搭載系統。

    到2007年,塞班占據了全球智能手機操作系統63.5%的份額,處于絕對的霸主地位。

    但是此時的手機市場,仍然以功能機為主。盡管在2006年全球塞班手機總量就達到一億部,但是和幾十億的功能機市場體量相比,仍然是微不足道。

    然而新的格局在2007年開始醞釀,兩個挑戰者在這一年相繼入局。日后它們不但會將塞班斬落馬下,主導智能手機市場,也將徹底改變全世界的手機格局。

    2007年6月,喬布斯的第一代蘋果手機在美國正式發售。在當時,這部不能換鈴聲、電池無法拆解、不能后臺運行程序、甚至就根本沒有第三方應用的手機并沒有引起多大重視。

    同樣在2007年,谷歌正式向外界展示了安卓系統,并與65家軟件開發商、硬件制造商和電信運營商組建開放手持聯盟,共同研發改良安卓。

    而此時的諾基亞,依然沉浸在過去的輝煌里,沒有意識到危機的到來。

    當外界給它們提出善意的建議,甚至諾基亞的研發人員也認為必須重視蘋果的IOS系統的情況下,諾基亞高層仍拒絕采取應對措施。

    二 全觸屏的革命

    第一代蘋果手機槽點多多,但是也有亮點,那就是多點觸控的屏幕,這個屏幕也正是蘋果最初打開市場的重要利器。

    蘋果的觸摸屏放棄使用電阻屏,而改用電容屏,這種屏具有多點觸摸功能。而且由于電容屏比電阻屏的靈敏度要高很多,使得用虛擬鍵盤也可以快速打字,實體鍵盤不再是手機必不可少的東西。

    此后的市場反應證明,全觸屏手機與應用商店的組合即是決定智能手機興亡的關鍵。

    蘋果的初代手機發布后,其全觸屏受到了廣泛關注,許多手機品牌在硬件上紛紛跟進,但是它們的操作系統卻沒有跟上。

    這些系統的設計仍然停留在過去的思維里,它們更適合鍵盤操控,與觸摸屏格格不入。這種強行撮合的搭配使得這些手機操作起來很不方便。

    而新興的安卓則沒有這些負擔,谷歌在2007年底發布安卓系統的同時,便以免費開源許可證的授權方式,發布了安卓的源代碼,同時主導成立了聯盟來共同改良安卓。

    開源不僅意味著免費,也意味著開放,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修改,這使得搭載開源系統的手機可以快速應對市場的變化。

    于是,眾多手機品牌紛紛放棄了塞班,開始轉向安卓。

    諾基亞雖然感受到了威脅,但是仍然保持著巨頭的驕傲。它們固執的認為,就算智能手機的蛋糕被搶走一塊,靠著其能砸核桃的功能機,也能保住手機市場的大部分份額。

    可是當時代拋棄你的時候,連招呼都不會打。既然是革命,革的可不僅僅是塞班的命,還有功能機的命。

    此時的諾基亞猶如不能跳舞的大象,再也沒有機會了。

    三 霸主落幕

    在蘋果依靠全觸屏、安卓依靠開源破局的同時,開發者和運營商也要拋棄塞班了。

    塞班為了保證系統的穩定性和可靠性,設立了一套完整的開發框架和機制約束應用的開發者。本意是好的,但這些機制也導致在塞班下進行應用的開發難度很高,因為要寫一個高質量的C++程序確實不容易,包括應用的調試也很麻煩。

    于是當蘋果在2008年發行第三代iPhone,祭出應用商店這個大殺器,為第三方提供設計需要的標準和支持時,所有的開發者都開始倒戈了。因為塞班開發困難還賺不到錢,蘋果上開發簡單,又能賺到錢。

    而安卓由于采用開源,并接受市場的改良,也受到開發者的親睞。

    在此背景下,諾基亞的市場開始被安卓和蘋果瘋狂蠶食,2009年,諾基亞在整個手機行業的利潤占比,已經從2007年的64%直接腰斬為32%。

    也是在這一年,愛立信等各大廠商紛紛退出塞班平臺,轉投安卓,塞班成了諾基亞的“御用系統”。

    2011年,已經進入安卓市場的三星推出了Galaxy Note,其依靠超大的手機屏幕一炮而紅,三星借此強勢崛起,此后長年占據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排行榜榜首。

    同年8月,安卓系手機占據了全球智能手機市場48%的份額,塞班的霸主地位徹底被安卓取代。

    更為致命的是,智能手機的崛起勢不可擋,功能機成了老人機的代名詞。諾基亞開始深陷泥沼之中,股價也從高峰期的40多美元,跌到了不足5美元。

    2011年年底,困境中的諾基亞宣布放棄塞班品牌,同時其拒絕了谷歌拋出的橄欖枝,與微軟公司達成戰略合作,并明確將采用微軟的Windows Phone系統。

    但之后因為合作事宜產生了近8個月的空窗期,這8個月里諾基亞只有舊操作系統手機,而運營商們不太愿意主推這樣的東西,于是他們比用戶更早的拋棄了諾基亞。

    至此,塞班的結局已定。2013年,諾基亞在財報電話會議中宣布,將不再開發塞班系統的手機,塞班徹底死亡。

    而曾經借由塞班系統的興盛,在國內風靡一時的塞班論壇,也隨之迅速走向沒落,退出了歷史舞臺,成為一代人的回憶。

    四 新時代

    2013年,除了塞班死亡,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也超過功能機,開始成為手機市場主流。國產的華為和中興,也在這一年沖上了全球智能手機銷量榜前五,國產智能手機開始走上世界舞臺。

    同樣在2013年,微軟宣布收購諾基亞手機業務。

    其實微軟自己的智能手機也曾在市場占有一席之地,但是當移動成為趨勢以后,微軟手機陷入了內斗。Windows部門想要介入并贏得話語權,最終用一個統一的Win 8操作系統覆蓋手機和PC,結果推向市場后慘敗,成了一個笑話。

    而微軟在收購諾基亞后,經歷了轉型、裁員,每況愈下,最終在2016年,微軟扔掉了手機業務,也扔掉了諾基亞。

    另一個智能手機巨頭黑莓,其系統總是拋不開鍵盤操作的痕跡,在2013年才推出專門為全觸屏設計的OS 10,但到這時已經基本是在等死了。2016年,翻盤無望的黑莓停止了智能手機的開發。

    蘋果在智能手機市場的份額從未超過20%,長年在15%左右徘徊,但是由于其牢牢控制著IOS的話語權,形成了品牌效應,其在智能手機行業的利潤占比,始終占比超過三分之二。

    谷歌自己也做手機,只不過它的Pixel系列實在是拿不上臺面,但這并不影響它利用安卓賺取大量利潤。

    因為谷歌的本質是一個廣告公司,安卓里有很多谷歌自己的應用,這些應用借著安卓系統廣泛傳播,為谷歌帶來了源源不斷的廣告收入。

    同時谷歌通過應用來收集用戶的行為數據,然后對這些數據進行加工,這使得其廣告投放十分精準,廣告的報價自然也高。

    最后說點題外話,芯片一直是中國的軟肋,智能手機芯片也一樣。

    目前全球的智能手機芯片產業鏈,設計巨頭為美國高通、臺灣聯發科、韓國三星等,制造企業主要為臺灣臺積電、臺灣臺聯電,封測排名第一的則是臺灣的日月光。沒有一家內地企業。

    所以雖然中國的智能手機品牌處于強勢崛起階段,但是手機芯片產業的發展仍然任重道遠。

    (文章首發于公眾號:十里山水——深度財經和社會解讀)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性爱影视大全,巴西性A级黄,一本在线观看,全黄一级裸片